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那些灿烂瞬间已是我荣耀#
叶修/苏沐橙/王杰希;青峰大辉/桃井五月
主博全职CP叶橙only;可能会有其他个人中心/友情向/全员

 

恒温(全职高手/叶橙)

*叶橙群做沐沐庆生的电子刊写的,最不赶着时间点才写完的一篇

*电子刊发掉了,所以来发啦> <

*叶橙群欢迎更多喜欢叶橙的小伙伴们来玩呀。Q群号:302633519

 

——你是她什么人,要你管?!

幽深昏暗的弄堂里,一个少年气急败坏地逼问倚在墙边,看似闲散却目光如炬的他。

——我是她男朋友,当然要管。

他回答道。声音虽然不太稳,却十分坚决。

然后他拉起她的手,快跑,他说,我好像打不过他啊。

沉寂的夜空只笼罩着淡淡的一层薄光。料峭春寒里她刚刚还忐忑忧虑的心,在他的手抓住她手指的一瞬间,恢复了安静的律动。

明明他的手上也只有那么浅的温度,却像是一簇火苗——熟悉而亲切的温暖,和煦地燃烧在她的指尖和心头,蔓延过全身。

她突然明白了,这一切原来,只有他才能给她。

哈哈。她跟着他跑,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

苏沐橙站在嘉世俱乐部门口,这一年12月初的H市也已经很冷,虽然没有像前一年一样飘起雪花,却洋洋洒洒漫天冰凉的细雨。

她站了一会儿,撑起了手中的伞。不料雨却借着风势抹在了她颈间裸露出一截的皮肤上,她缩了缩脖子,目光投向了马路斜对面。

苏沐橙想起去年的那个时候,那个人在她面前挥着手,然后他转过身去,又回过头来,却还是转回身去朝前走了。她只记得泪水模糊了整个视界,没法伸手挽留,也说不出更多话。他就这样消失了。

想着想着,她又觉得面前朦胧了起来,雨似乎下得比刚才大了。

‘想什么呢。’

一个声音在耳旁响起,苏沐橙回过头来,看到叶修已经站在旁边了。

“哦,你来啦。”苏沐橙刚才一直下意识地望向兴欣网吧的方向,望得出了神却是忘了叶修是从上林苑出来,一下子还稍微觉得有点吃惊。

叶修应了一声,便伸手过来接下了苏沐橙手中的伞,倾了倾角度。

“你没带伞呀?”苏沐橙伸手擦了擦颈间细微的水滴,看了看连风都被挡到了一边的伞缘,笑着说。

‘因为你会带嘛。’叶修理所当然地说着,和苏沐橙一起朝前走去。

苏沐橙觉得这真的一点都不奇怪,他和她明明还隔着五公分,她却依旧能感觉到无比熟悉又亲切的温暖,这种从不炽烈也从不熄灭的温暖就如同流淌在血管中的血液一般悄无声息,从不刻意却——始终恒温。

这一刻,她突然想问问他,那个多年前没能够问的问题。

 

因为嘉世的出局,俱乐部周围的热烈程度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折损,虽然还是有粉丝来围追堵截,人数却是明显少了许多。可是今天比较特殊,今天是叶修退役满一周年的日子,所以还是会引起一些粉丝情绪上的波动,这天俱乐部周围的人员流动显然比平时要更大一些。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也兼顾到叶修的日常安排。苏沐橙跟叶修约的时间,是晚上11点。

她其实倒是不在乎避不避嫌,要说有什么考虑的,她也只会寻思这会不会给叶修造成什么困扰。所幸也许是因为傍晚就有一阵没一阵地下起了雨,这会儿的嘉世俱乐部周围倒是恢复了一片寂静。

被雨水浸湿的人行道上,叶修和苏沐橙一边说话一边朝前走。走出了一大段,叶修才回过神来。

‘我们这是去哪?’他突然想起来他根本不知道目的地。

他只是在傍晚上线时接到了苏沐橙的留言,便也就在时间接近11点的时候,放下做了一半的攻略,说着去买条烟,便出了门。

昨天通宵刷副本折腾了一宿,现在想来,苏沐橙原本也许是想要约昨天见面的。

毕竟,不论官方的日期如何,对他们俩来说,昨天的意义要更深刻一些。

但是相处了太多年,即使叶修不判断孰轻孰重,苏沐橙对于关乎自己的大事小事,都能提前便帮叶修取舍得清清楚楚。

晚一天并不要紧,形式永远重不过实际的内容。

她不过是因着他一年前说过的话,不管事实上那扇回归的门扉有没有打开,也想对他说一句欢迎回来。

这一切,是她的小小任性,她权衡得精准,他心知肚明。

“去一个很熟悉的地方。”苏沐橙转过头来回答叶修的问题,露着狡黠的微笑。

叶修勾了勾嘴角就也不再追问。一直都是自己带着她走,有一天她也会卖起关子来,说要自己跟着她走。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你们昨天通宵得够厉害啊?”苏沐橙这一转头正巧迎上橘色的路灯光,打在叶修脸上,掩不住的倦容。

‘最近都特别规律,偶尔通宵一下是有点累。’回答倒是也没多少掩饰。

“可惜不能给你帮忙啦。”苏沐橙转回头去,疲倦的神色难免有些扎眼,她会觉得有些不忍,却也不会说什么别的。

他一定会去他想去的地方,无论吹向他的风,有多大。

‘以后有的是机会。’叶修说着。以后——他在说出这个代表时间的词的瞬间,突然觉得自己仿佛想要对她再说些什么。

他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没有说。

雨声窸窸窣窣,仿佛比刚才更大了一点,叶修觉得自己的手指确实有一些凉,但是却一点都不觉得冷。

 

“前面这儿右转。”苏沐橙指着路。

一条小路,带着两人偏离了宽阔的街道,没入了居民楼的包围中。又沿着四通八达的小径走了十五分钟,他们来到了一幢陈旧的5层居民楼前。

‘这里,难道是……’夜色和雨水的交融令场景分外模糊,说着这话的叶修其实早已经察觉到了,他们行走的方向正在一点一点接近记忆中某个十分熟悉的地方。只是,到了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感慨了一下。

这些年辛苦忙碌,有些地方,哪怕近在咫尺,哪怕会不经意间就浮上心头,却从来没有真正再来过。又仿佛来了也无事可做,比起现实,记忆更适合它扎根落户生生不息。

苏沐橙没有回答,只是先一步钻进了单元门,叶修在她身后收起伞,不发一言跟着她朝楼梯走去。

3楼,右手边。他一瞬间有些发怔地看着她拿出钥匙打开门,突然觉得自己想要问她一句今天晚饭我们吃什么?

叶修摇摇头挥散无孔不入的记忆,就只是看着苏沐橙打开防盗铁门,又打开里面的门。然后她站在门边转过身来,冲他扬起无邪灿烂的笑容。

“欢迎你回来,叶修。”

她说着,脸上没有一丝阴霾,他却觉得她好像下一秒就会撤去一切防备地哭出来。

但是他知道她不会哭。那不过是他心里突发的一小撮错觉。她不会勉强自己,即使在别人面前会,在自己面前也不会。叶修难得觉得自己,好像也会有想得太多的时候。

‘这什么情况啊?’收回神来的叶修笑着问道。

“其实就是很偶然路过一个房屋中介的时候,看到贴出来的招租广告上竟然有这里,然后我就租下来了。”苏沐橙依旧笑得很开心,在叶修身后关上了门,“上个月初的时候。”说完还神神秘秘地补充了一个时间。

‘这么巧啊。我说你怎么突然想到把这里租下来了呢。’

联赛初期的战队还没有什么集体宿舍,自然是各住各的。叶修环视着这间一室一厅的小屋。客厅和房间差不多大,都很小,但是明显已经被苏沐橙前前后后地收拾过了。他想起他睡的客厅,和苏沐橙睡的房间。朝南的小阳台天气好的时候能晒到充足的阳光。不透光的洗手间,朝北的小厨房。

那时候的苏沐橙虽然还上着高中却早已经什么家务都做得有模有样。叶修记得自己傍晚结束训练回到这里的时候,站在门口就能闻到的菜香味。然后他会踱到厨房外,为了不吓到她先敲着厨房的门喊着我回来了,然后才把门移开一条缝,在缭绕的烟雾和油烟机的轰鸣声中问一句,今天晚饭我们吃什么?

‘真挺好的。’叶修看着神色里有些得意的苏沐橙,由衷地说着,‘好像是家的感觉。’

“对吧。有时候在俱乐部待腻了,还可以过来睡个觉。”苏沐橙轻声地笑着,“就觉得,我好像又有可以回来的地方啦。”

人的归属感总是那么微妙,对于苏沐橙来说,人远比地方有更强烈的气息。只可惜不止流离失去牢固的归所,渐渐地连身边的人都越来越少。到她重新回到这间她和叶修曾经一起住过三年的小屋,她突然觉得这里所弥漫的家的气息,竟然胜过了此时的嘉世。

她承认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有些脆弱和感情用事。这好像也没有什么错。

叶修再明白不过苏沐橙的这种感受。有些问题其实不问也知道答案,他出于某些想过度保护她的根深蒂固的心理,哪怕她不会为难,也不愿意抛出任何可能会让她在客观上有些微受伤的问题。

 

‘这房子,当时还是我找的呢。’叶修的目光落在客厅放着的电脑桌上,上面是他离开嘉世时没有带走的烟灰缸。形状很古怪,像一片皱拢的荷叶,是苏沐橙很早很早以前说着回礼然后送他的礼物。他掏出一支烟来,仿佛是不忍心这只烟灰缸继续如此孤独。

“是啊,我放学回来,你就突然说要搬家。”苏沐橙在一张小沙发上坐下,目光游离在各个角落。

她猜想叶修可能是不想她陷入物是人非的伤心里,可是要说物是人非他俩互相也未必就能分出输赢。她理不清思绪,不知道自己是顺应他的好意多一些,还是为他着想得多一些。或许心里有一些留恋,也或许并不那么想搬,但是她只想着也许是他不愿意再久留。总之他们就这么简单地收拾过后便换了地方。从马路那边的小区换到了马路这边隔着一个小区的另一个小区。

只是因为搬家这件事,她不知道是落下了心结还是陷入了自我的反复论证,抑或只是苏沐秋的离开带来了太大的空洞。从那一年的盛夏到第二年的初春,他们之间几乎无话,不知不觉间就被沉默割据了大半时空。

那些在三个人的场合里可以随便开口的话题,就好像少了连结点一般,突然变得连不上了。苏沐橙从没有问过叶修那时候的心情,就像叶修没有问过她一样,他们彼此保持着小心翼翼的平衡。

等到沉默得久了,他们才惶惶然察觉到,这不自知的回避,都已分不清是为自己,还是为对方。

于是他们投入了各自的生活,一个是初始的联盟,一个是陌生的学校。

一个有了最初的队友,一个认识了新的同学。就仿佛是在自己眼看着已经没有了路的身后铺起了新的路,有了可退的空间,或许才逐渐能不仓皇地互相靠拢。

自始至终,不过是一样的。

“刚搬来的时候,我们都不怎么说话呢。”苏沐橙说着却又站了起来,拿了水壶去厨房接水。

‘是啊,突然变成了两个人,很不习惯。’叶修手上的烟烧了一大截,却只吸了一口。

“那你,那个时候是不是特别难过?”哗啦啦的水声淹没了苏沐橙大半的声音,但是叶修能听得到。

他听到了,却没有回答。整个空间除了水声,再无其他。

直到苏沐橙关上水龙头,拿着水壶回到客厅,叶修才抬手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

‘我很难过。’他说。停顿片刻,却又生生地加上了两个字,‘你呢?’

“我也很难过。”苏沐橙答着,脸上却没有悲伤,只有温和的神情。

“后来慢慢习惯了,觉得不说也没什么影响,反而就不说了。”她给水壶插上电,平静地说着。

“自从重新回到这里,就想起了很多事。我就想啊,一定要让你也来感受一下。不然只让我一个人感慨这个感慨那个的,太不公平啦。”她说着笑了起来,搅动了略有些沉淀的空气。

‘现在公平了?’叶修撇了撇嘴,‘其实你刚才一问,我反而没那么多感慨了。’

‘不过……’顿了片刻叶修继续说道,‘其实我先问你就好了。’

他的语气很中立,听不出感情的倾向。

‘不管兴欣怎样,不管嘉世怎样,明年你愿意到我这儿来吗?’

然后他便直截了当地,问了这个问题。

 

她今天在这里对他说一句欢迎回来,欢迎他回到他们尚未清算干净的过去。

他想着明年他是不是也可以对她说一句欢迎回来,欢迎她回到他身边和他并肩战斗未来。

 

“当然啦。”就在叶修陷入一瞬间的假设时,苏沐橙却毫不犹豫地回答了他。

“你不是我男朋友吗?我不去你那儿还能去哪儿啊。”她笑着说。

电热水壶响起了轻微的轰鸣,壶口吐出薄薄的白雾。

既然清算,那便干脆连着一起算清楚了吧。他们早就已经不需要小心翼翼地去维持平衡,这许多年里,他们从因为珍惜而谨慎,到一如呼吸般自然恒定,再怎样节外生枝,也不足以打乱彼此的关系。

“所以你那个时候是说真的吗?”苏沐橙看向叶修。空气里染了蒸汽的温度,微微地散发着热。

‘其实我那时候都没有仔细想。’叶修也转过了眼神看向苏沐橙,‘所以,大概心里就是那么希望的吧。’

物理距离上的接近,和心理距离上的拉远。过去的温暖突然变成心底的一块痂,无法忽略也不愿揭起,徘徊之下反而察觉到了其他感情。

所以他自说自话就介入了她自己构建的世界。所以他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她究竟愿不愿意就下意识地要横插一脚。

所以他说,你没看她不愿意吗?

然后他说,我是她男朋友,当然要管。

“回家之后,我本来想问。可是又怕问了会尴尬。”苏沐橙依旧看着叶修。

‘是啊,是我应该好好地跟你说一说的。’叶修有些为过去的自己无奈。

年少时曾经一寸寸丈量过相互距离的他们,最终没有彼此追问这个问题。可喜的是这件事总算造就了一个突破口,突破了封闭的沉默。他们因为连结点的消失而一分为二的空间,开始互相交错和渗透。

‘习惯真的挺可怕啊。’叶修叹了一口气。

从不敢随便确认,到不需要确认。从乍暖还寒,到四季如春。

“其实啊,我们大概是为对方想太多了,其实早就没有什么是我们承受不了的了不是吗。”苏沐橙看着叹气的叶修,笑着说道。

‘不是啊。’却不料叶修迅速就扔出了否定的回答,‘你要是不回我这儿来了的话,我承受不了。’

电热水壶就放在沙发边的小桌上,缭绕的水雾弥漫在苏沐橙的脸旁。

“那不能啊。”她笑笑的表情氤氲开去,眼角眉梢都很美好,“就算你不让我回去,我也一定要回去的嘛。”

 

‘不知道房东愿不愿意啊。’叶修说着已经拿过了桌上的两只白色的瓷杯,浅浅地倒了两杯水,‘干脆我把这里买下来吧?’

“买下来干嘛?”苏沐橙眨着眼睛拼命表现着自己的不解。

‘买下来住啊。’叶修却不含糊,‘我们俩一起住。你不嫌它小的话,当作你嫁给我的时候,我送你的礼物也行。’

这是曾经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如果今后也能一直是他们的家,不也很好吗。

“我倒是不嫌,可是你买得起吗?”苏沐橙忍住笑,表情无辜地问着。

‘等我回到联盟,就能买了呀,你担心什么。’叶修坚决地说。

“一定要回去哦。”

‘好啊,一起。’

叶修试了试水杯的温度,已经没有那么烫了。他把一个杯子递给苏沐橙,手离开杯子后,又轻轻搭上了苏沐橙的手指。

暖流顺着血液奔走,那是他们之间在彼此适应中保留了许多年的,最舒适的温度。

那熟悉而亲切的,和煦地燃烧在指尖和心头,随着血液蔓延过全身的温暖——果然只有他才能给自己啊。

苏沐橙想着,觉得过去那些曾经冷暖不定跳跃在心间的细纹也终于被抹平,消融在了恒温的爱情里。

 

END

 

——————————————————————————

【苏沐橙要出门去上学的时候,叶修才刚刚起床。

“我……晚上晚点回来。”苏沐橙轻声对还睡眼朦胧的叶修说道。

‘嗯?干什么去啊。’叶修一边抓着头发一边问道,‘寒假都放完了,还有活动呢?’

“晚上你自己吃点吧,我不会太晚的。”苏沐橙并不打算交代自己的安排,说着已经匆匆开了门,“我走了。”

叶修看着门在自己面前关上,叹了口气。

还是别去了,早点回家吧——这句话他还没斟酌好,就已经没有了说的机会。

自从他们两个人住在一起,话就变得特别少。似乎也没有刻意回避,却总是多出一点踌躇。叶修能感觉到苏沐橙在努力建立她的生活圈,也许是为了能以更独立的身份来和他有底气地相处。

到底何至于没有底气呢。叶修也想不明白。因为他觉得自己好像也少着一些底气。

晚上回来的时候家中果然空空荡荡,昏暗而冰冷,没有菜香味,也没有油烟的温度。一片寂静。

他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在客厅一张不算小的桌子上,无事可做地启动了另一半桌子上放着的电脑。电脑有些陈旧,打游戏稍嫌勉强,他想着等发了工资也许可以买一台新的。

点起一根烟,然后就觉得有点饿了。

唉,泡个面吧。叶修想着,却发现已经好久没有买过泡面了。

后面的几个小时叶修过得十分心不在焉,时针转眼就指向了九点。苏沐橙依旧没有回来。他决定下楼找个公用电话。

走出小区的偏门是一条窄窄的小街,左转有一间烟酒杂货店,右前方则是一条小弄堂,通往外面的大马路。

他已经要往左转,目光却瞟过去掠过了那条狭窄的弄堂。

弄堂只有两端各装着一盏幽幽的路灯,在因为灯光鞭长莫及而显得尤其昏暗的中段地带,确确实实有两个人影。

叶修眯了眯眼睛看了看就已经断定。他更改目的地朝弄堂口走去。

刚站定,他就听到男孩对女孩说,既然你也不讨厌我,不如我们交往试试好了?男孩个子挺高,也很健硕,目光正专注地停留在面前的女孩身上,没有发现不远处的叶修。

嗯……我……女孩似乎有些犹豫,不安地低了低头,像是为了避开男孩的目光。

然后叶修觉得自己也就快要暴露了,干脆就开了口。

‘你没看她不愿意吗?’他说着还朝前走了几步,语气甚至不掩饰嘲讽的意味。

比男孩的目光到得更早的,是苏沐橙转过头来看向叶修的眼神。

她的眼神里刚刚还写着清晰分明的不安,叶修却看得出她一瞬间恢复了的安心。

所以他都忘了关注对面男孩投来的气急败坏的目光。

“你是她什么人,要你管?”

叶修却没有看他,只是看着苏沐橙。

‘我是她男朋友,当然要管。’

“沐橙说她没有男朋友,你自作多情呢吧。”

叶修因为男孩亲昵的称呼忍不住皱了皱眉,随即淡定反驳。

‘她只是不想告诉你。她看不上你的,我劝你换个难度低的再挑战吧。’

“你……!”男孩的怒火眼看着就窜了上来,叶修连忙抓起苏沐橙的手朝弄堂口跑。

‘快跑!’他一边对她说,‘我好像打不过他啊!’

被他握在手里的苏沐橙的手指很凉,他狠狠地想把手里不多的温度都分给她,这一刻,他必须承认他有多么想要保护她,以及多么喜欢她。

他听到她清澈的笑声,又握了握她的手指。

其实男孩也并没有追着来,他们还是一路跑到了楼下。

‘他谁啊?要对你干嘛?’进了家门,叶修喘着气问道。

“是个高三的,说找了几个朋友一起吃饭,还说去看电影,所以就去了。”苏沐橙一手拍着胸口一边回答,‘也没干什么,其实本来还有他另外几个朋友的,后来就只剩我们俩了。’

‘太嫩太明显了。’叶修叹了口气,都来不及检讨自己是不是才更明显。

‘你要和朋友出去玩也没关系,可是今天还是应该回家的嘛。’

“你早上也没说啊。”

‘可我没忘啊。’叶修说着终于把买回来的东西从塑料袋里拿了出来,‘草莓蛋糕,你喜欢的。’

很小的一只蛋糕,洁白的奶油和鲜红的草莓,插在中间的一块巧克力薄片上,用花体字写着——

HAPPY BIRTHDAY

叶修把数字蜡烛插在蛋糕上点亮。

‘16岁啦。’叶修伸过手去关了灯,说道,‘生日快乐。许个愿吧。’

明晃晃的火光窜动着,叶修看着火光背后苏沐橙开心的笑脸,觉得他好像终于又给她带来快乐了。

“叶修。”吃了两口蛋糕的苏沐橙突然想起了什么,“你的电脑也给我用用吧。”

‘啊?好啊,本来你就可以用啊。’叶修把一颗草莓放到苏沐橙的小纸盘里。

“嗯!然后,作为生日礼物——”苏沐橙用叉子戳住新来的草莓,抬起头看着叶修笑。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她那仿佛晴空般的笑容。

叶修有些出神,没有接话,倒是苏沐橙自己说了下去。

“你教我玩荣耀吧。”她说着,为自己做了决定。

 

‘好啊,全都教给你。’叶修想都没有想就成交了。

他当然不用想,既然她说了,他又怎么会说不好。

他们的世界,终归是要交错的,给自己再多后路,最后也只会走着同一条路。

他们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可以在一起,有些答案,不用着急也一定会知道——叶修想着,把最后一颗草莓也放在了苏沐橙的盘子上。】

 

 

*不知道算不算把想表达的内容都表达到了,表达能力堪忧Orz

*然后这篇不知不觉就用掉了数个我本来打算单独写的梗,其实还挺奢侈

*结果塞得太多,反而变成了空洞的堆积,有点可惜

*好像越来越走抒情风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出快快乐乐恩恩爱爱的傻白甜啊啊啊(满地打滚

*最后!沐沐女神小天使生日快乐!心里全都是爱呢呢呢请收下我的一片赤诚www


***选了定时发布。2月18日下午15点29分(捶地

  104 12
评论(12)
热度(104)

© 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