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那些灿烂瞬间已是我荣耀#
叶修/苏沐橙/王杰希;青峰大辉/桃井五月
主博全职CP叶橙only;可能会有其他个人中心/友情向/全员

 

多简单的事儿啊!(下)(全职高手/叶橙)

*(上)/(中)

*不谈工作,只谈恋爱。

(感谢 @青汤光肉 亲授权我改编她的lft签名www)

----------------------------------------

16

叶修一言不发地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然后他拿起桌上电话的听筒,在只有窗外蝉鸣可以衬托的考场般的静默中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是我,’叶修的语气听起来毫无情绪,‘明天的月度部长会议上要用的资料做完了吗?’

咳嗽声此起彼伏,办公区所有人都或明目张胆或偷偷摸摸地朝叶部长投去了怜悯的目光。

真是要命啊!他们的部长,业务全能性格不羁,要求严格精益求精,除了外在修饰比较随意以外,整个就是雷厉风行的职场精英做派啊,是大家爱恨交织的楷模和崇拜的对象啊!

然而你们看看他现在这个反应哦,真是太好懂了,恋爱心机顶多5级,尤其在这一群现充看来,毫无技巧可言根本就是一览无遗。

多么难得的体验啊,他们竟然能有机会体会到俯视叶部长的那种感觉,哎呀真是太舒爽了科科。

“哦,我再改一个地方就能发给您了。”结果苏沐橙讲着电话就出现在了办公区前方。

大家下意识地又去看苏沐橙,却只看到苏沐橙清晰透亮的双眼。

这不知道是棋逢对手呢,还是尽在掌握啊。

文案妹妹:橙姐很从容啊?我看叶部有点悬诶,我想想我还是要买秋橙股……

一来二去,聊天群就被改名成了:

【朋友你今天买股票了吗?】

 

17

然而他们还是低估了叶部长不同凡响的好懂程度,第二天每一个看到叶修的人都恍然以为他走错了办公区。

叶修不仅自觉自律地按照公司规定把白衬衫的扣子扣上了,还配了一条熨得一丝不苟的黑色西裤,笔直的裤线直通蹭亮得光可鉴人的皮鞋。

视线往上移移那就更不得了了,一粒胡渣都找不到也就算了,这是连头发都剪过,而且还吹得一丝不苟服服帖帖的呢?

别的部门的人不明所以只当叶修是要出去开会或者参加晚宴,唯独营企的员工们一个个心头敞亮。

他们部长今天这高位开盘的走势图拉得,那真是比昨天更加好懂诶。

股票群今天也在买股票。

AI小姐:怎么样朋友们,今晚截单,还有谁没下注?以及想改的还有机会。

PS先生:你们除了看脸,还能不能看点别的。

AI小姐:我们这叫看脸?我们这叫看气质好伐?

PS先生:但是我觉得还是叶部的机会比较多啊!办公室恋爱就得看平时相处啊,成败的关键就在思想和灵魂的碰撞,在为同一个目标共同努力时培养出来的默契,在取得成功时迸发出来的“谢谢你一直在这里”的彼此认同感!!你们看我昨天买的就是叶部!

AI小姐:我擦啊,这经验之谈还真动情!而且不做文案真是可惜了……诶?小妹又要迟到了?

正说着,文案妹妹踩着她的小高跟凉鞋气喘吁吁地就跑了进来。

正挂念着要鞭笞她马上改稿的前辈们被这动静吸引了注意力,一抬起头来就看见她急停在离自己桌子1米,离正起身要往外走的叶修5米的位置,再看着她一脸惊讶的表情用视线横扫了前后左右整个办公区。

太生动了!不需要一句台词(而且领导本尊在场也不太允许她用语言和大家交流)!眼里全是戏啊!前辈们啧啧感叹,觉得他们的文案应该去演话剧。

一分钟以后,群里不出意料地飞出了一长串情绪丰盛感染力充足的刷屏。

文案妹妹:诶诶诶诶诶???怎么回事???什么意思???哦我的天呐,你们造我有多感动吗!!!

众人仗着出勤时间早了几分钟的优势,纷纷故作镇定地以过来人的口气淡淡地回了一个“哦”字。

文案妹妹:叶部他真是太努力了!!!苍天在上日月为鉴,修橙这股,我买定了!!!

 

18

这种惊讶的情绪在办公区纵横交错地暗流奔涌了一个早上,唯独苏沐橙好像丝毫没有被搅乱,无论是语气也好表情也好和叶修说话时的眼神也好,都和她那两支新股上市前没什么区别。

(苏沐橙要是知道这些人连她的眼神都在观察的话一定会觉得这个部门太可怕了,每一个角落都有因为八卦的气息而不断自动进化像素的人肉摄像机啊!)

到了午饭时间,群里心思活络的人们又开始烦恼中午吃点啥,看着没有此烦恼的苏沐橙捧着饭盒就要往休息室走,猛然就意识到他们的群缺了一个人!

其实那本来就是一个工作群,虽说时不时就脱线,还是经常发挥一些提醒和联络功能的。本来苏沐橙一来就应该拉她进来,只是因为太过专注八卦,导致他们起初因为忙忘记了几天之后,就没好意思把八卦女主拉进来。

说拉就拉。苏沐橙这都还没走到微波炉跟前呢,就接到了一个入群通知。

再一看这个群名,(刚改的,)好长啊。大概是不好意思当着正主的面买股票,群名赫然写着:

【老司机带上路,练车技靠自己】

苏沐橙打开群成员名单一看,基本也就理解这是个什么群了。对群名也不在意,往群里发了一句“大家好呀[微笑]”,就愉快地去热饭了。

AI小姐:这群名什么鬼?小姐姐真是,平时这么岁月静好,能污的时候一点不含糊!

版面策划:亲爱的还是你懂我。(人家平时静好真的是因为忙啦~

AI小姐:快结婚的人了,在外面自重一点好伐!要污回家去污!别把橙儿吓到了,快给我改掉。

版面策划:好的亲爱的。[害羞]

所以苏沐橙再次滑开手机的时候,简直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她加入的群,明明叫做:

【营企业务交流群】

 

19

[我们都是很直接的人]AI小姐在此群一如既往地担当着冲锋陷阵的中流砥柱角色,[橙儿,你觉得叶部和叶秋副总哪个比较好啊?]

苏沐橙正在拿勺子挖米饭。

[我觉得他们都挺好的呀。]她从善如流地接受了这个话题,用另一只手打着字,[都是好领导,我学到了很多新知识。]

[嘿嘿嘿新知识!]策划小姐姐上午刚做完一个项目,兴致盎然地参加起了调侃。

[别理我家亲爱的,她就这样。]AI小姐白了一眼正坐在她边上等炒面的策划小姐姐,[这个人马上要结婚了,原谅她的兴奋失常吧。]

[哎呀恭喜啊!❤]苏沐橙由衷赞叹了一下。

[她男人你也认识哦。]AI小姐情报送到底,[就是玩PS那个。啧]

[你啧什么!对我有什么不满意!有本事你俩去扯证啊!]PS先生坐在桌对面用文字发起回击。

[我最喜欢看你们俩为我吵架了^_^可惜为了结婚我下个月就要调岗啦。]策划小姐姐跟上了一个哭泣的表情。

[但是橙儿,你看,这是一个成功案例啊!所以你要有信心!]AI小姐并没有忘记主题。

[哈哈哈,没有啦我真的没往那方面想。]苏沐橙回道。

[至少叶部现在是没有女朋友的,准确率百分百。]数据一姐在需要数据支持的时候总是会适时出现。

[他是工作太忙了没时间找女朋友吧,我会和你们一起帮他找的|]

‘你又自己带饭了?’

结果苏沐橙打好的话还没有发出去,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和她说话。

虽然熟悉,却又和平时工作状态下的那个声音不同,好像透露着一点点……温柔?

 “啊,是的呀,我昨天晚上做饭了。”苏沐橙把手机放回了桌上,朝向叶修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叶修迅速收回了目光,没有再说话,只是朝一旁的自动贩卖机走去。

这个休息室多是二三层办公室的员工使用,偌大的一间却并没有多少人来,此时也都三三两两地坐在远处的几张桌子边兴奋地讨论着他们的话题。

空气中弥漫着蝉声渲染下从玻璃窗外潜入空调房间的盛夏气息,还夹杂着苏沐橙饭盒里的几块糖醋排骨的酸甜香味。

桌上的手机发出嗡嗡的震动声,苏沐橙随手滑开来,没有发出去的信息末尾还跟着跳动的光标符号。

[其实叶部他真的挺好的,虽然有时候很烦。]

[但是还是很为员工着想的,也很有担当。]

[只要记得刮胡子和打理头发,其实外表也还不错啦。]

[这群今天中午算是被修橙党占领了……]

她有些机械地往上翻着大家的发言,学校里也好公司里也好,撮合单身男女仿佛永远都是大家乐此不疲的话题。

然后她就感到一个阴影落在她的饭盒上,接着眼前就多了一瓶绿茶饮料。

‘昨晚又在家熬夜做资料了吧。’叶修说,‘听说熬夜要多喝绿茶。’

他把饮料瓶又往苏沐橙眼前推了推。

‘PPT做得不错,辛苦了。’他说着,晃了晃自己手中一样的一瓶饮料算作暂别的手势,就转身离开了休息室。

被发现了。苏沐橙小小地惊讶了一下,猜想叶修估摸是看了文件属性里的最后保存时间。她确实在家熬夜了,但是因为不想彰显自己的连夜赶工,晚上两点做完的资料并没有马上发,而是备了个份早上上班的时候才发的。

原来他还挺细心的。苏沐橙一边想着一边察觉到自己心下竟然有点感动。

可能是刚才被大家撺掇的吧,才会过分在意了一点,以至于这么简简单单就有了……心动的感觉?苏沐橙摇了摇头,再拿起手机来的时候终究是删掉了没发出去的那句话。

 

20

叶修对天发誓他不是有预谋地去看苏沐橙的手机屏幕的。

把绿茶饮料推过去的时候他很是避嫌地移开了视线,却挡不住苏沐橙在与他近在咫尺的地方展露的温存笑容,他抬起眼去看她,一不留神视线就在手机屏幕上拐了个弯。

前一天的一幕还萦绕在他心头,所以他其实没太料到大家的话题好像集中在自己身上?

匆匆一眼,来不及看得太清楚,却莫名鼓动起了他轻轻跳动的好奇心。虽然自初见就对苏沐橙印象深刻,加上一起工作的这一小段时间带给他的十分可靠的感觉,他知道好感这个东西是必然存在的。但是他没有去深究自己对苏沐橙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态,毕竟工作填满了他们相处时的绝大多数空间,反而让心情维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可是此时,在他隐约觉得他和苏沐橙仿佛成了办公室里崭新的全民话题了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就有点想知道苏沐橙是怎么想的。

办公室恋情本质上是不被提倡的,对于公司来讲,过分亲密的关系不管在进行中还是在破裂后,都不会对提高效率有什么正面影响。叶修理智地想一想,觉得真未必是个很好的选择,更何况他们还是直属上下级关系。

但是,感情若能理智,人生又何至于有那么多喜怒哀乐。

 

21

忙碌的工作让时间过得飞快,转眼苏沐橙已经顺利通过了试用期第一个月的业务测评,就在她开始第二个月试用的时候,擅长版面策划的那位小姐姐和PS先生正式领了证,婚礼前夕调令也下来了,很快将要调往别的部门工作。

营企的职位出现了一个空缺,内招已经进行了两周,叶修却没有立刻调人,对于用人他向来谨慎并有规划。而且虽说大家各有所长和分工,本质上是一个团队,很多工作本身也都是互相分担共同推进的。

叶修记得苏沐橙以前做过项目立案方面的工作,于是在和苏沐橙面谈了一次之后对策划类的工作做了一些调整,把一小部分产品策划类工作归给了苏沐橙。

“当助理终归是权宜之策,没有多少上升空间,多学点实际业务没有坏处。”叶修对苏沐橙说,“就是可能会更忙一点,如果需要加班,就跟我申请。”

大家对此都不置可否,修橙股最近走势平平,眼看着那种不近又不远的距离既没有拉近也没有疏远,总觉得是要走细水长流的路。

本来呢,细水长流也很好,只怕被时光冲淡了热情,抵不过日复一日的消磨。

以上是大家善意的担忧。

于是叶修的安排还是给了大家很多猜测的空间。“全员现充奋斗小组”里因为没有苏沐橙,大家聊得更直接一些。

[不过叶部一直挺愿意培养员工的?]

[说不定是想有人陪他一起加班到深夜呢……]

[我们不是人啊?]

[我们能一样吗!咋这么傻?]

[试用期就加班到深夜?可不能这么作死啊……把人作走了可看他怎么哭去?]

还好苏沐橙看起来文弱的模样,抗压能力却不输营企平均水平。恰逢新项目开始,叶修手把手教学,苏沐橙聪明刻苦也很有大局意识,既能做好手上的工作又能一如既往协调好相关人员的工作环境,待到项目快要完成的时候,两个人惊觉他们已经一起加了五六天的班了。

当然别人也是人,几个项目并行推进,让营企整个办公区哀鸿遍野了大半个月。他们八卦也顾不太上聊,待到突然醒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苏沐橙每天的夜宵都是和他们一起吃的。

搞什么呢这是!他们简直都要写自责报告了。

终于有一天,晚上八点刚过,就有加班的人起身来和叶修打招呼表示要下班了,接着,刚还在办公室吵吵嚷嚷动不动就互摔橡皮的两个组的人瞬间像是失忆了一般恢复了平静,勾肩搭背地5分钟就全走光了。

临出办公区还有几个人回头望向叶修的方向,眼里纷纷飞过“只能帮你到这了”的弹幕。

“你确定明天二校来得及?”

“当我傻啊?都打印好了,回家看啊!诶还有事找你确认呢。”

结果他们中的一些人又在公司楼下的星x克碰了头,三五成群加起了用心良苦的班。

 

22

叶修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若无其事地绕到了苏沐橙的位子边。

‘都这么晚了,吃晚饭去吧?’他用极其自然的语气提议,‘让你加了这么多班,算作犒劳,我请你。’

说着还拍了拍苏沐橙的椅背。

“没事啦,”苏沐橙一边还在填一张表格,忙里偷闲抬起头冲叶修笑了笑,“您给批加班单就行。”

‘其实本来试用期的话,理论上应该是给你安排合理量的工作,不需要加班也不发加班费。’叶修摊了摊手,‘但是你太优秀嘛,我觉得可以破一下例。’

“那您可得给我发加班费哦。”苏沐橙把目光移回了电脑屏幕,“不然我该怎么办呢?”

‘哦,你可以举报我啊。入职的时候没给你发伦理监察小组的那个折页?’叶修问。

“发了的。”苏沐橙点头,“虽然不知道被我放哪去了……”

‘可以随身携带,发现问题就举报。’叶修谆谆教导,‘特别管用,尤其是对我调查得会特别仔细,可能是监察组长跟我有仇。’

苏沐橙不知道他开玩笑的成分有多少,倒是被逗得笑了出来。

“那我一定好好找找。”她说,“不过由衷希望我不需要靠它来排遣压力。”

‘但是工作总有压力的,我也给了你不少压力,平时也得好好调节一下。’叶修反省并建议道。

“嘿嘿,这倒是没问题,我呀,有一个很好的解压办法的呢。”苏沐橙又把新填的表格检查了一遍,边保存边冲叶修狡黠地眨了眨眼。

‘哦?什么办法?让我也学习一下?’叶修虚心请教。

“打游戏啊。”苏沐橙冲叶修比了个树杈,吐了吐舌头说道。

‘这么巧?我也是啊。’叶修笑道,‘你喜欢什么游戏?’

“DNF。”苏沐橙骄傲地宣布,“可好玩啦。”

‘我也喜欢DNF,’叶修也很骄傲,‘而且我战斗法师玩得挺好的。’

“我最喜欢的职业是枪炮师呢。”苏沐橙关掉Excel站了起来,“有机会一起玩啊。”

‘一言为定。’叶修说着,看苏沐橙结束了手上的工作,这才重新回到了吃饭的话题。

‘那去吃点什么?’

“您定。或者下去随便看看也行。”

‘那走吧。’

 

23

那之后叶修开始和苏沐橙隔三差五一起去吃个饭。游戏真是个绝好的话题,让他们在吃饭的时候可以聊聊工作以外的事情,渐渐地就仿佛融化了本来分明的界线,发掘出了更多话题,诞生了不少的交集。

办公区的各位为此练就了更高等级的观察力,有时候他们要集体消失来构造供两人独处的环境,有时候却又要表现地若无其事地把苏沐橙从叶修眼前拉开去吃饭。既要不动声色又要和睦自然。不过看在叶修和苏沐橙之间平稳有序展开的交集面积,他们也就乐得去星x克多喝几杯咖啡了。

真是中国新好同事啊。他们忍不住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但是祝福也好,感动也罢,就在他们穿梭于忙碌的工作和充实的生活之间的时候,叶氏的核心研发团队出了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叶修每天都几乎有一半时间不在营企的办公区出现,他身上隐没了半年多的常务副总职责突然就显著了起来,直到有一天叶修带着一个人来在营企的办公区角角落落转了一圈,大家纷纷向苏沐橙打听消息,得知大约是新的专职营企部长就要上任了。

有时候换领导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需要重新去适应安排工作的方法和对成果的要求。

但是这次大家似乎都没太在意,经历了叶修这场考验,大概也算是被烈火淬炼了一场,从此腥风血雨都能扬帆远航。

只是所有人都忍不住视线交错地去看苏沐橙的方向。不知道她作何感想。

没过几天,一纸调令如期而至,叶修卸任营企部长继续担任集团常务副总并主管研发方向,次月1日开始生效。

接着又有传闻,说叶修是主动申请去主管研发的。

总之不管怎样,叶修调离营企已成定局,于是在月末的一个周五晚上,营业企划部决定给他们的叶部长开一场送别会。

 

24

送别会定在一处农家乐,有鱼塘和果树,回廊曲折,包间还算清静。

叶修眼前被放满了各种各样的酒,让他看一眼都觉得要晕过去。

‘其实我不真不能喝……’叶修推脱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有人把一罐开了的冰啤酒递到苏沐橙手上了。

苏沐橙自然是坐在叶修边上的,本来酒都要倒下去了,此刻却停了下来。

“……给您点个饮料吧。”

‘……那倒一杯吧。’

他俩同时说。

苏沐橙拿着啤酒罐看看叶修,只见叶修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冲他点了点头。

于是苏沐橙给叶修倒了八分满。

一桌人轮着来给叶修敬酒,叶修也不想扫了大家的兴,只能雨露均沾一人喝一口,待到大家酒过三巡的时候,叶修面前的酒杯也空了。

苏沐橙看一眼兴高采烈的酒桌,还有五六个人没来过。

“……要不我还是去给您点个饮料吧。”

说着就看到PS先生带着已经调去了别的部门的小姐姐要一起过来敬酒。

新人的兴就更不能扫了。

‘……还是再喝一点儿吧。’叶修轻声对苏沐橙说。

然后他抬起头来,看着甜蜜气息挡都挡不住的两口子朝他这边走来。

‘看看,我轻易都不喝第二杯的。’他说话的声音已经不特别清晰,‘但是毕竟,我对你们的感情不一样,你们都很努力,我都看在眼里。’

他说着伸手去抓边上的啤酒罐要给自己倒酒。

‘虽然今后不能和你们朝夕相处了,还是期待看到你们优秀的表现。偶尔也希望你们能喊我一起吃个饭。’

然后在叶修伸手去拿啤酒罐的时候,苏沐橙已经起身准备给他倒酒了。

叶修隐约觉得触到了苏沐橙的手指,然后就觉得自己的手指染上了凉凉的一小片水花。

他惊讶地转头看苏沐橙,只看到苏沐橙正慌忙扭头朝他背后躲。

他不会看错她眼里闪着的泪花。

他的苏沐橙竟然哭了。

 

25

等一桌人都敬完的时候,叶修又多喝了半杯酒。只觉得整个视野都带着模糊的重影。

“没事吧……”苏沐橙在一边担忧地看着叶修,“我去让人给您泡杯茶吧?”

‘你不和我喝一杯吗?’叶修却没管自己有没有事,只是晃了晃酒杯。

一大桌人正三三两两地喝作一团,嬉笑聊天正喝在兴头上,有意又无意地把叶修和苏沐橙两人扔在圆桌最里面的位置不闻不问。

“喝的喝的。”苏沐橙这才发现她一直在关注叶修有没有事,都忘了要敬领导一杯了。

“您就喝水代替吧。”苏沐橙转了转玻璃圆台,想拿水壶给叶修倒点水。

结果叶修却往自己空了一半的酒杯里又倒了点酒。

‘那可不行。’他的声音比刚才更沉了一点,倒完以后给苏沐橙也倒了一杯。

‘工作辛苦了。’他有点不稳地拿起自己的酒杯,‘还有……谢谢你。’

苏沐橙没有再劝,她拿起自己面前的玻璃杯,用杯口碰了碰叶修手中酒杯的杯壁。

“我才要谢谢您。”她说,“以后也会努力的。”

这是叶修,生平第一次单单为一个人喝了一杯酒。

 

26

等到服务员进来表示他们马上要下班了的时候,一大桌人已经有几个快要倒下了。

叶修刚才一直喝着苏沐橙找人泡来的绿茶,总算还不至于太难受。

工作的时间久了总有推不掉的饭局,在自愿和非自愿的挣扎中,他比一杯倒的年代已经进步了不止一点两点了。

所以他此时竟然还能站起来,边往外走边说要去买单。

这怎么行呢,毕竟是大家为叶修开的送别会,说好了要平摊的。

苏沐橙自然是知道的,所以叶修往外走的时候,苏沐橙迅速就跟了上去。

“可不能让部长付钱啊,”桌上还清醒的几个纷纷提醒她,“还有别让他掉水里去了。”

走出包间,还是要穿过水塘上的一条长廊才能到前台。叶修在前面走得飞快,苏沐橙担心他真的要掉水里,胆战心惊地跟了一路。最后总算拦住了叶修没让他把钱付了。

‘干嘛不让我付钱?’往回走的时候叶修跟在苏沐橙身后嘟嘟囔囔。

“今天肯定不能让您付的啦。”苏沐橙突然想起她不能走在叶修前面,她还肩负不能让叶修掉进水里的重要职责呢。

“以后再一起吃饭就好了嘛。”她想着,放慢了走在幽暗的露天长廊上的脚步,又往边上让了让,好让叶修走到她旁边来。

‘苏沐橙啊。’叶修走了上来,‘那个时候给你加的工作量,也是想,我早晚有一天会调走,所以想让你多学点东西,你很适合这份工作,我是希望,哪怕我不在营企了,你也能在营企过得好。’

‘而且不只是跟着我,也还能有更多机会去做更多你能做的,和你想做的工作。’

初秋的风撩起苏沐橙的长发,叶修突然停住了脚步。

然后苏沐橙也停了下来。他们之间,隔着切近却又从未曾逾越的十公分距离。

大约只有一秒钟的停顿,叶修转身就把苏沐橙搂进了怀里。

‘苏沐橙啊,’叶修觉得他可能真的醉了,酒精搅得他浑身都泛着热,连呼吸都不安稳,‘可是真的要调走了又觉得舍不得你。苏沐橙啊,你舍得我走吗?’他问道,‘你会想我吗?’

“我……”苏沐橙感受着叶修炽热的体温和淡淡的酒精味道朝她铺天盖地地袭来,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喝醉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但是她知道,她虽然有犹豫,却是拒绝不了他的这个拥抱的。

“我去看看,该不会真掉水里去了吧。”

还好,或者是很不巧地,从远处包厢门口传来了同事们的声音。

苏沐橙拍了拍叶修的后背,示意他放开自己。她想他们可能不太适合在这个场合谈论更深刻的话题。

“大家会担心的。我们回去吧。”

 

27

找人代驾、搭顺风车或者拼车打车,大家各自寻找回家的途径。

叶修平时都是自己开车,所以也没有麻烦公司的司机大半夜来接,一样是找了代驾。

然后所有人都没有把苏沐橙往自己坐的车上揽。

“看部长好像还是挺醉的,你照顾他一下吧。”大家众口一词把苏沐橙往叶修车上推。

苏沐橙透过叶修摇下半扇的车窗,看到叶修望向她的眼睛。

在填满车内的浓浓夜色中,那双眼睛流转着浅浅的水光,藏不住淡淡火光。

“那我就送一下吧。”她转身和众人挥了挥手,坐到了叶修身边。

‘先送你吧。’叶修说。

苏沐橙和代驾司机说了要去的地方,车便缓缓驶出了农家乐大门。

“要把窗关上吗?”苏沐橙征询叶修的意见。

‘不用。’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并不打算放过刚才逃过了一劫的苏沐橙。他伸手过去抓住了苏沐橙搭在座椅上的手,清凉的夜风呼呼地灌进来,让他的声音显得愈发暧昧。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他说。

苏沐橙低头去看叶修的手,本来她只觉得这双手特别好看,却不曾想到它还如此柔软。

此时又仿佛是轻轻地挠在她的心口上。

这个人,看起来没精打采的模样,工作起来却却锋芒毕露,永远都冲在最前面。而对她,有纠正有指导却不会发火,但是纵然如此,纵然他们已经在一起做了很多事聊了很多天,也从未让她见过自己没有防备的柔软的那一面。

酒精的功效真是强大啊。苏沐橙默默感叹着,她不知道叶修此时等待她回答的意识是不是足够清醒,所以她用另一只手翻起了手袋,拿出了一本小小的折页挡在了叶修眼前。

“你再这样我可要去举报你骚扰我了哦。”

为了不惊扰司机的注意力,她甚至是用H市方言对叶修说的。

‘啊?’叶修不知道是被风吹醒了,还是被伦理监察组吓醒了,一瞬间连声音都恢复了平时的音量,而且好不容易才点开了停用已久的H市方言理解技能,听懂了苏沐橙的话。

‘你还真带着它啊。’

“我可是个虚心接纳领导意见的好员工。”苏沐橙笑着说。

‘小傻瓜。’叶修说着放开苏沐橙的手勾过苏沐橙的肩把她往自己怀里揽,‘多简单的事啊!’他说,‘你做我女朋友不就好了。’

苏沐橙靠在叶修肩上想,这会儿他总应该是清醒的了吧,她想着,伸过手环上了叶修的脖子。

“明天你要是忘了这件事,我还是会去举报你的哦。”她在叶修耳边笑着说。

‘你想都别想。’叶修拍了拍苏沐橙的脑门,‘我肯定是你来面试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你以为呢?’

‘而且,’叶修语气很得意,‘下个月1号我们就不在一个部门了,去领证我都不怕。’

他说着,撩开苏沐橙额前的刘海,印下了轻轻一个吻。


Fin.

----------------------------------------

*本来不想写这么长的,写到后面都焦虑起来了,觉得有点拖。以及特别想把上中下重新分一下233随便看看吧,我就不修了(喂

*不过还挺开心的,yy一下叶橙,觉得加班、饭局多和老要喝酒也没那么烦了哈哈哈。(……

  157 23
评论(23)
热度(157)

© 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