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那些灿烂瞬间已是我荣耀#
叶修/苏沐橙/王杰希;青峰大辉/桃井五月
主博全职CP叶橙only;可能会有其他个人中心/友情向/全员

 

别人不知道的你(全职高手/叶橙)

*这不叫OOC,这叫小作怡情!(……

---------------------------------------- 

事情的起因是戴妍琦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小红文,标题叫做《我把我男朋友作没了》(1)。

单纯转发,连一个字的个人意见都没有写,四两拨千斤地营造出了一整片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氛围。

10分钟,没有人点赞,也没有人评论。毕竟大家都是有分寸的人,八卦也要分场合。

所以,10分钟之后,像是经历了深思熟虑终究要迎来厚积薄发一般,女选手专用微信群抵挡不住探索八卦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在艳阳高照的午前时分炸开了锅。

柳非是第一个站出来的。

[小戴,小戴!你把谁作没了??不对这不是重点!你之前谈恋爱了不告诉我们???]

这着实拯救了一干此刻光标停在输入框,键盘打开在符号区,盯着@迟迟下不去手转眼就枯等了好几分钟的八卦人群。她们几乎无一例外地在看了标题后只匆匆瞟了两眼文章内容,确认了不是标题党故弄玄虚后,就陷入了左右为难的焦灼。

——太好了,快点排队。她们在心中欢呼。

于是每个人的手机瞬间被刷过了三屏,另外左上小括号里的消息数也在不断增加。可是女选手们此刻才顾不上照料男选手们那些粗糙的八卦素养,齐刷刷地选择了不搭理。

但是戴妍琦毫无动静。大家禁不住有点慌了,小戴平素活泼开朗,群里发言也很积极。既然有空发朋友圈,说明也是在线状态,这怎么就不回了呢……这是越想越难过的节奏吗!

甚至有人都准备要打电话了的时候,戴妍琦终于出现了。

[诶?怎么回事?我就去上了个厕所啊我这是怎么了?]

文字充分表现出了当事人不明所以的懵懂心态。

[就是你朋友圈的转发啊!]

众人也瞬间感觉错失了方向,慌忙提醒一下。

[哦,那个啊。想起了一个要好的作天作地的小姐妹,觉得蛮有趣的就转了一下。]

戴妍琦这才发现了大家误解的源头,连忙反思一下,顿时深感自己的转发确实太引人遐思了,立刻严肃地进行了解释。

众人的心情在“松了一口气”和“好像有点失落”两者间摇摆不定,倒是都重新点回去看起了刚才没仔细看的文章内容。

看完之后大家又回来了。

[天呐,谈恋爱真的能把人变得那么作?]

[这真的是真的吗?是不是有点夸张啊……]

[单身狗觉得自己的人生少了重要技能没有点。]

[过来人快给我们分析一下答个疑解个惑啊求求姐姐们了?]

然而这最后一句话却仿佛晴天霹雳。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这群里有退役的老队员,也有人结婚生子,但是不幸的是对各种话题都津津乐道长期活跃在群里第一线的积极分子们,似乎竟然好像就真的——都一副把自己嫁给了荣耀的精神面貌?

所以那些稀松平常的分手故事和恋爱经验,在这个群里就显得有那么点,不,就显得特别的不同寻常了起来。

但是有人突然想起来了,不对啊,谁说是“都”啊!有一个人啊,有一个人脱团了你们竟然不记得了吗!

不愧是楚云秀,意识清晰出击果断,在余下的众人还没有从霹雳声中完全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风驰电掣地跟上了下一个操作。

[@苏沐橙 沐沐,沐沐快来给我们说说,你谈恋爱以后变成什么样的沐沐了?]

天哪噜,手机屏幕前的少女们集体哀叹了起来。多年来她们已经习惯了苏沐橙的“没有啊,我们只是好朋友/好队友啊[微笑]”的回答,导致她们在刚才一瞬间忘记了,彻彻底底地忘记了——联盟的女神她最近啊,谈恋爱了!

而且,被楚云秀一唤大家才发现。平时发言也很活跃的苏沐橙,在这段维持了半小时的咋咋呼呼的群聊中,竟然一言未发。

这也难怪,因为苏沐橙并没有在看微信。

苏沐橙在和叶修打电话。

 

该说是来得太迟,还是来得太快(2)。总之突然就有一天,叶修和苏沐橙就谈上恋爱了。

这事儿刚确认的时候,搞得职业选手们都挺如鲠在喉的。这都多少年了啊!从苏沐橙刚一出道,一帮大老爷们儿对叶修的追问就没有停过。

——这姑娘究竟是你什么人?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么漂亮怎么就被你挖过去了?战场得意也就算了情场你也要开群嘲?

——除非提供DNA鉴定证明你俩是亲兄妹不然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们俩不是在一起了?

到后来和苏沐橙也熟悉了起来,他们也会追问苏沐橙。

——你们真的没有在一起?你们明明这么默契你们真的不是在一起了?是什么让你们虐完狗却还不把真相告诉狗们?

——莫非你真的藏了一份DNA鉴定结果?

但是叶修和苏沐橙对此类追问调侃从来都应对从容。

一般都是“呵呵”、“真的没有呀”、“大家别猜啦”、“[微笑]”之类的。

答案一直是否定的,行为却一直是闪瞎的。这着实有点让大家伤心,总觉得叶修和苏沐橙见外,摆明了搪塞大家:就偷偷谈恋爱了怎么着吧?就不告诉你们!

于是大家也曾心生嫌隙地觉得两个人不真诚,但是偏偏这两个人在大家面前永远是坦荡而又直率的,从不遮遮掩掩,气氛公开又透明。

不是很懂你们。大家无奈只能归纳出这样一条总结。

虽然在后面的好几年里,一群人还是习惯性地在坊间有模有样地传出叶橙绯闻的时候试探着问问两人的关系,却因为每每都是一样的答案,停滞不前地久了,渐渐地连好奇心都七零八落了起来。

再之后,叶修都退役了,都回老家了,两个人都异地了,却突然有一天,有人截了个微博到群里,一张隔着窗玻璃拍的叶修和苏沐橙一起吃饭的照片配文“然而异地也不能阻止他们两个人一起吃饭是不是?”,顺便满是开玩笑的意味问道:二位,最近有没有什么进展啊?

结果叶修回得飞快。

[哦,有,我和沐橙在一起了。]

有些事,来得太迟,又来得太快。但是最终所有人还是都释然了。

——他们没有骗我们,过去他们确实没有在一起啊。

——好吧,他们终于在一起了,世界和平谢天谢地。

 

陈果为此还专门和苏沐橙严肃认真地聊过一次。

“你们这么多年了关系一直这么好,然后现在在一起了,会觉得相处上有什么区别吗?”陈果问。

苏沐橙本来坐在上林苑公共休息室的大木桌面前晃着一只玻璃杯,听到问题后放稳杯子换了只手托腮沉思了起来。

“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啊。”然后回答道。

“而且你们现在还……”陈果斟酌了一下,摊了摊手道,“是吧……两地分居……”

苏沐橙把一根手指抵在下颚上,来回晃了两下脑袋,然后点头表示深以为然。

“看起来唯一的区别也就是以前几乎不打电话,现在经常会打电话了吧。”完了又补充了一句。

其实哪怕陈果不问,苏沐橙自己也想过。许多人长年累月的误解并没有什么错,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连她也觉得他和叶修的关系,虽然不是恋人,也不过就是没有点破了之后给彼此一个身份而已。

当然还有一些只有恋人才会做的事情没有做。但是好像也从来没有觉得焦急。所以她本来以为哪怕谈了恋爱,他们都还是彼此熟悉的那个对方而已。

所以根本不着急啊。谁逃得过谁嘛。

可是她没有全猜对。但是出于小小的羞涩,她也没法和陈果说得太细致入微。

就好像她以前对他说的晚安和现在说的晚安,有一天开始就悄悄地把后面跟着的星月表情改成了一颗跳动的小红心。就是那闪烁在深夜里的一点点小小的爱恋,在他们如深水静流般绵延了十几年的相知中泛起了粼粼的水花。

曾经的他们,仿佛彼此邀请去家中做客时坐在客厅聊天的朋友,谈天谈地谈人生却不会去推家里任何一扇房门,既不有所保留也不过分好奇。喝完一壶茶,看一段日落月升,便可以互相告别。

后来的他们,就好像是轻声在对方耳边发出了一个邀请,于是被邀请的人在聊完天之后,还被允许在来过无数次的家中探个险,可以蹑手蹑脚地推开一些神秘的门扉,不经意间收获惊喜与悸动。

“会不会比过去更在乎对方一点,比如想知道他每时每刻在干什么?”陈果看到苏沐橙眼眸中掠过一道似有若无的羞赧,有点打趣得问道。

“哦……”苏沐橙冲陈果笑了笑,“还真的是会呢。”

过去他们熟知对方的生活和习惯,哪怕一街之隔的时候,也充分了解对方的行动模式。偏偏相隔异地之后,叶修还真的是过上了不同于过去的生活,连苏沐橙都会心生些许新奇的感受。

好像会多在意那么一点点,好像会觉得跟过去比有那么点特别,好像说话的语气里都会不自觉带上一缕甜糯,好像突然就会想要问一问他……

“所以,我才买了个手机送他嘛。”苏沐橙再次补充道。

 

叶修这些年都不用手机,倒真不是出于手机恐惧症之类的原因,纯粹是奉行实用主义的他没有感受到什么使用的必要性,久而久之习惯了而已。(3)

所以当手机突然显得很必要了的时候,他自然而然地就接受了它。

比如此时,坐在酒店大堂里等着队友们来集合的苏沐橙就正在和叶修聊着电话。

‘K市怎么说也是长途出差,老板怎么没安排你们提前一天飞。’叶修正在电话对面耿耿于怀。

兴欣客场挑战百花,却因为种种原因导致全队不得不搭乘周六一早的航班。落地已经近中午,准备晚上的比赛还是会有一些体力方面的影响的。

“还好飞机没晚点呢。”K市今天艳阳高照,还给了苏沐橙不少好心情。

‘半个月没去看你们比赛了。看天气预报K市好像晴天?多好的天气啊,本来去看比赛的话,下午还能约你出去看看花。’叶修说。

“下午哪能出去玩啊?”苏沐橙不为所动,“下午还有战术讨论会呢。”

‘苏队真是工作为重啊。’叶修夸张地叹了一口气,‘我和工作哪个更重要啊?’

“工作重要啊。”苏沐橙的语气极尽无辜。

‘沐橙你变了,你以前很重视我的。’叶修哀声抱怨,‘我得去和你当面谈谈,从工作手里夺回我应有的地位才行了。’

苏沐橙知道叶修是又要和她说来K市看比赛的事情,上个比赛日之后叶修就表示自己要去K市看现场,可是苏沐橙知道他下一个周六的上午被排了一场推不掉的会,K市又离得远不忍心看他奔波折腾,就一直态度坚决地阻止他。

她从前就懂事又通情达理,就总觉得自己应该要延续这样的品质才对。

“好啦,”苏沐橙收起了玩笑的语气,“你要有空的话下周来H市好啦,不差这一个礼拜嘛。”她温声细语地安慰道。

又随便聊了几句,直到看到电梯口出现了熟悉的身影,苏沐橙才挂下了电话。

她手中捏着手机,站起身来。

——其实一个礼拜挺久的。她想。其实……有点想见他。

心里忍不住地翻腾起浅浅的小情绪,虽然她最后也没有对叶修说实话。

 

和百花的比赛出乎意料地进行得异常艰苦,一场团队赛足足打了1个小时,苏沐橙打到了最后,“荣耀”两个大字为兴欣跃上屏幕的时候,她真的觉得有点头晕,连手指都快要抽筋了。

等到记者招待会结束,心里紧绷的那根弦才终于完全松了下来。远途飞行遭逢苦战,再加上兜兜转转的小心思作祟,让苏沐橙由衷地觉得有些疲惫。

于是她没有和大家一起去吃夜宵,而是在休息区喝了一杯热茶,准备早些回去酒店好好睡一觉。

然后她的手机响了。

‘真是辛苦了。’叶修的声音乘着电波传来。

“嗯……”苏沐橙莫名其妙地觉得有点委屈,突然就柔软地想着如果有叶修在该有多好。她是可以独立飞翔,却在那逐渐蔓延开来的疲惫感中无比想要一个依靠。

她有点后悔,早知道就不要逞强,就乖乖地跟他说很希望他能来不就好了。

她不禁又想起陈果问过她的区别。确实是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其实应该有一点区别的吧。

不管是出于物理距离上的彼此间远隔,还是出于心理距离上的更渴望靠近。

那些悉悉索索着滋生开来的情绪,别人都不知道,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怎么了,不开心啊?’苏沐橙一个恍惚间的停顿,当然逃不过叶修的耳朵。

“有一点。”再过了一个停顿后苏沐橙承认道,“其实我挺想见你的。结果,我说不让你来,你就不来啊?”

她边说边穿过通道往场馆外走去,一边觉得自己何至于闹这么小孩子气的别扭,一边却又堵着气想要说个痛快。

‘这个……我确实是想来的啊……’叶修的声音带点犹豫。

“说想来又不来。”苏沐橙咬了咬嘴唇,对自己又想挽救又想纵容,都还没有掂量好,话却已经说出了口。

“你到底爱不爱我嘛。”她问。

下一秒她就有点泄气。这实在是太不像她了,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幼稚了!她越回味,越忍不住低下了头去。

更糟糕的是叶修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这让苏沐橙越发心乱如麻,然后她刚想着要开口发出几个糊弄的笑声,电话竟然嘟地一声就挂断了。

她几乎是不可置信地将手机拿到了眼前,这才稍稍抬起了视线——

就被人搂进了怀里。

‘还有什么想问的?’搂住她的人凑到她耳边问道。

苏沐橙突然觉得有点想哭。她这才发现自己何止是有点想见他。

她分明就是非常非常想见他。

“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嘛。”她又朝着叶修怀里缩了缩,含糊不清地问道。

‘给你个惊喜呗。’叶修轻声笑道,‘我到的时候比赛已经开始了,也没法提前见到你啊。’

“作。”苏沐橙在叶修背上捶了一拳,“作死了。”

‘就许你作,不许我作啊?’叶修说着把怀里的姑娘搂得更紧了一点。

姑娘却好像突然害羞了起来,额头磕在他肩膀上,像只小猫一样呜呜地叫了两声,朝他脖子上又蹭了两下。

空气里缭绕着青涩的味道,仿佛一颗还没有熟透的柑橘的香味,把叶修的心蹭得痒嗖嗖的。

‘怎么了啦,’他哑着声音半开玩笑地说,‘搞得跟初恋似的。’

“哦,我不是你初恋啊?”苏沐橙虽然害羞却也不会放过他,“快说,你初恋是谁?”

‘开什么玩笑。’叶修答得理直气壮,‘当然全都是你啊。’他说。

 

第一个他动了心的姑娘,第一个他牵过手的姑娘,第一个他拥抱过的姑娘,第一个他亲吻过的姑娘,第一个让他觉得唯独此生可以定义他们将要共度的时光的姑娘。

是她。都是她。都是唯一的她。

 

“那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于是苏沐橙想,多难得作一次,那可得作得一气呵成啊。

‘我爱你,沐橙。’

——所以叶修想,多难得爱一次,又怎能不爱到善始善终呢。

 

(1)确有其文。去翻了翻同事的朋友圈,是7月1号的时候大家共享的奇文哈哈哈哈。然后当时就想写的,因为一直没空……另外,略借了其中一个事例的梗。但是主题没借鉴。随便搜一下就能搜到。之所以让小戴转发是因为感觉小戴吧,比起来相对接近我那个同事的性格。

(2)借用自王菲《美错》中的歌词,林夕写的,原文是“不是来得太快,就是来得太迟”,虽然改得主题都不一样了,但是当时真的是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旋律于是一边唱一边写的就还是注一下。

(3)关于手机我很早以前写过一个小短文,可以算作小小的补充,实际只是惯用的自我推销手段而已。(就是我

---------------------------------------- 

*我怎么敢在备注里写这么多废话!!!(x

  338 32
评论(32)
热度(338)

© 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