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那些灿烂瞬间已是我荣耀#
叶修/苏沐橙/王杰希;青峰大辉/桃井五月
主博全职CP叶橙only;可能会有其他个人中心/友情向/全员

 

遇见这样的你(一)(全职高手/叶橙)

BGM:白安《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更新了链接……)

*讲真,是我心中的叶橙神曲www请不要太在意原唱的咬字和发音。

----------------------------------------

 一、遇见青春


『我是宇宙间的尘埃,漂泊在这茫茫人海,(1)是多少偶然的等待,换来了渲染青春的色彩。』


苏沐橙戴着大墨镜匆匆走出到达大厅出口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离开接机人群十米远的叶修。叶修依旧没有任何变装的痕迹,他曾经不需要,后来不喜欢,总之在哪里都如入无人之境。

“你也不怕被人认出来啊?”苏沐橙想起自己也半担忧半玩笑地问过叶修。这自然不是叶修第一次来接她,他不仅次次来接,而且次次如此。

‘我很乐意被人认出我来接你。’叶修的回答坦荡而满不在乎。

“世界这么大,也有粉也有黑嘛。”苏沐橙倒是不担心被人八卦叶修来接她这件事本身,只是觉得如果要应付人群,也是费神的事情。

‘都退役了,谁还管我啊。’叶修呵呵一笑却是真看得开,就跟过去一模一样,什么身份什么拘泥,在他这儿都像是随遇而安。

“有点晚点啊,久等了。”苏沐橙一边回想一边已经顺利穿过人群到了叶修面前,晃了两下手当做打招呼。H市突降暴雨,飞机在跑道上等了一个小时。江南的盛夏嘛,常有的事。

‘没事。’叶修说着接过了苏沐橙手里的大箱子,‘都等三年了,还怕多等一小时?’

“倒也是。”苏沐橙笑着牵起叶修空着的一只手,朝停车场走去。

退役后的叶修除了长期挂职荣耀联盟国家队领队,也在体育总局做一些事务性工作,并不清闲但也不太忙碌。叶修挺喜欢这样的生活,既离荣耀不远,够他消磨退役也不能一刀斩断的留恋;又不用上台演主角,可以做一些在被荣耀占满生活时无暇顾及的事情。

比如他考了一本驾照摇到了一个号买了一辆车,可以在碧空如洗的周末下午,来郊外的机场接苏沐橙。

“还有几箱东西,可能过几天才到。”苏沐橙坐在副驾驶座,隔着前挡风玻璃望着这座城市明朗清透的蓝天。两个小时前的暴雨仿佛梦境,转眼就消散得无影无踪。

‘还有啊?’叶修略略叹了一口气,‘你的箱子都快堆满半个房间了啊大小姐。’

“最后几箱了啦,真的是最后几箱。”苏沐橙冲叶修眨眼。

‘这至少是你第三次说‘最后几箱’这几个字了。’叶修虽然全神贯注在复杂的路况上,还是好整以暇地瞟了苏沐橙一眼。

他身边的姑娘正笑得比盛夏开在断桥边的莲花还好看。

要命的是这一眼瞟得他差点走了神,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明明他认识她,都有半辈子那么长了。

‘等下就带你领略一下半房间箱子的风采,我猜你是不记得自己一共寄了多少个了。’叶修边说边在脸上捏造回忆状。

“不知不觉啊就整出那么多东西来了,毕竟那么多年啦。”和叶修的捏造不同,苏沐橙是真在回忆。

‘好啦,知道那都是你的宝贝,这个不舍得扔那个也不舍得扔,对你都很重要。’叶修当然没有真的在意有多少箱子,人都来了,箱子爱怎么来怎么来吧。

“但是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啊——”

前方红灯开始倒计时,叶修却听见一阵轻微的窸窣声,然后他就被探过身来的苏沐橙,轻轻地吻了右脸颊。

前挡风玻璃还隐隐约约能看到一点点人影,活脱脱美成朦朦胧胧一幅画。

被吻的这个两年半驾龄一分未扣正在成为老司机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的人,差点就把这脚油门踩下去了。

叶修觉得下次真的得让苏沐橙坐到后排去了,实在是太危险了啊。


机场毕竟是远的,这一路足足开了有一个小时。小小的插曲过后苏沐橙没再试图扰乱交通秩序,而是拿出平板电脑又看没看地刷起了电视剧。剧情不复杂,苏沐橙一边看,一边和叶修随便聊着日常生活中琐碎无奇的话题,平安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

把车停到地下车库,叶修去后备箱拿行李箱,苏沐橙也是第一次来,等着叶修带她去电梯刷卡上楼。

待到电梯停稳,叶修先一步出了电梯,来到一间房前打开了门。

然后他将行李箱推进房圌中,再转过身来面向本来站在身后等他的苏沐橙。

‘沐橙,’他说着,张开了双臂,‘欢迎回家。’

“嗯。”苏沐橙轻声应着,像一只小花猫。然后她钻进了面前的怀抱,额头抵在叶修的肩膀,双手环住了他的腰,“我回来了。”

 

苏沐橙在盛夏降临的日子里离开了她征战十年的荣耀职业联赛,也离开了她生活了二十八年的江南都市。

她曾经觉得自己如同天地间飘荡的一颗尘埃般渺小,无着无落无处寻生。春生万物夏露秋雨,却仿佛世界只有寒冬的一片白。

是什么让他闯入了她的生活,又是什么让她遇见了那样的他。是千万遍的偶然才能够注定的巧合,还是漫长无涯又漫无目的的等待换来的奇遇。他给她世界的白添上了第一道绿,然后便不依不饶地要为她渲染出整个青春的色彩。

她遇见他,既遇见了青春的颜色,也遇见了注定要落入的胸怀。


叶修带苏沐橙来的这间套房只是租借,房东是自己父亲常住海外的挚友,喜爱这里的风光所以买下了这套居所,即便几年才会住上一次,也绝不愿意出 售。

小区位置略偏城郊,闹中取静的地段,环着半个人造湖,景致构造竟有一点点江南水乡的风采。也可能是因为这景中处处带着情,叶修一个月以前终于还是忍不住托父亲讲情,把这里租了下来。恰恰这里离自己父母家也不远,来往走动也很方便。

‘虽然是租的,暂时住住我觉得也不错。房子可以慢慢看。’叶修一边把行李箱往房间里搬,一边给苏沐橙指路带她去看传说中纸箱占据半壁河山的奇观。

“我是不介意啦。租的房子也很好。而且我喜欢这里的环境。”苏沐橙没穿拖鞋,光脚走在一尘不染的木地板上,一边从窗口眺望小区景色,一边想象起了叶修擦地的模样。

‘就知道你会喜欢。’叶修推开了一扇房门,果不其然有许多被码得整整齐齐的纸箱,都是苏沐橙提前从H市寄来的东西。毕竟生活了那么久,要一下子彻底搬到另一个城市生活,总不可能洒脱到两手空空。

“没想到还挺干净的。”苏沐橙从客厅检阅到卧房,给了个好评,“进步很大啊这位同志。”

‘就别提以前的事了。’叶修横扫了一遍他之前那一段十几年的人生,抚了抚眉心,‘餐厅的桌子明天送到,还有厨房里缺了点东西,你看看还要买点什么。’

房子里基础的家具家电也都齐全,叶修这一个月又添置了一些,看起来已经完全是可以居家过日子的模样了。有据可循的框架都已搭好,关于那些角角落落的细节他就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了。

“嗯,等我边整东西边看还缺点什么吧。”苏沐橙从没见过把房间理得如此井井有条的叶修,给完了好评还是觉得内心很受冲击。以前的她无数次去过叶修的宿舍,后来也去过他在自己家中的房间,虽然脏乱差的程度各不相同,但是能用整洁来形容的还一处都没有过。

更不要提他们曾经一起住过的老式居民楼里的小小一居室,本来就微微泛黄的墙壁和沾着抹不掉的油星的厨房。但是苏沐橙后来还是会不断地回忆起那间简陋的住所,敲击键盘的声音混杂着锅碗瓢盆碰撞的丁零当啷,还有少年时代肆意纵情在屏幕背后的爱恨情仇。

苏沐橙伸手掠过纸箱的边缘,在某几个角落里,或许还留着当年岁月的凭证。她走到窗边向外张望,太阳已渐渐偏西,夏日的热浪被玻璃窗隔在空调房间之外,不同的城市不同的房间,却是相同的季节和相同的人。

“十六年了啊。”她轻声感叹了一句,回头去看倚在门边的叶修。

叶修正看着她。却只点点头,没有说话。


人生像一条奔流的长河,时光只顾流逝,并不会因为谁的出现或消失而停止。但是总有那么几个片段,仿佛是名为命运的相机摄下的照片,画面充满被定格的魔力,仿佛永远都不会褪色。

比如叶修顶着烈日听着苏沐秋的高手传说推开陌生网吧大门的那一刻。

比如苏沐橙挤过习以为常的网吧中熙熙攘攘的围观人群,来到叶修身边的那一刻。

仿佛他们之前本来就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缠,至少那一刻就已经有绵密的一张网,悄悄地就把他们的人生拢在了一起。

仿佛自然而然地,叶修就住进了苏家兄妹的小出租房,成了他们生活中的一角。彼时的苏沐橙还在童年的尾巴上眺望人情冷暖,和哥哥两个人的生活充满了漂泊的意味,苏沐秋还对父母有依稀的印象,她自己是完全没有的。尚且短暂的人生已经让他们遇见了许多在生活中短暂出没的人,只是从来没有谁为谁停留。

她的青春岁月才刚要开始,她还无知又懵懂,丝毫不能窥见自己人生的颜色。下意识地,她觉得叶修的出现也不过是无数插曲中的一条,却没有想到他不仅住了下来,还一住许多年。

两个人的生活变成了三个人,却仿佛是多了一个支撑点,漂浮的感觉层层淡去,不知不觉就变得安定了下来。苏沐橙记得自己躺在为她专门隔出来的小隔间中这间屋子里最柔软的床上,隐隐约约听到客厅里叶修和苏沐秋还在争论游戏里的事情,电热水壶发出呜呜的啼鸣,她侧了个身,看到月光从窗帘的缝隙洒在窗台上的痕迹,觉得这就是她能抓得住的最幸福的生活。

客观来看,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不安定的存在,不符合世间那些关于安全感的设定中的任何一个条目。但是那个时候涉世不深的苏沐橙还不能体会到更多因由,她只知道,有他们在,就有安定的感觉。

直到转折来得冒昧仓促,这个世界再一次突如其来地剥夺了苏沐橙对血缘的依靠。像是晴朗夜空上一道狰狞的闪电,她这颗沉落在地面融入了最平常生活中的小小尘埃,再次被震飞在了气旋乱流横冲直撞的空气中。

叶修带来了一个支点,但他们生活维圌稳的根基是苏沐秋,苏沐秋才是把他们连结在一起的那一个。而这个连结点的消失就好像是这张绵密的网从中心破了一个洞,脱开的线蔓延向四面八方,一夜之间就残破不堪。

叶修也不过是十八岁的年纪,似乎什么都懂了,其实却都还一知半解。他一边要筹备战队,一边要收拾心情。苏沐橙不和他说话,他也找不到打破沉默的切入口。

直到他有一天回家,发现苏沐橙不在家里,他小心翼翼地去推苏沐橙小隔间的房门,房间里萧条而凌圌乱,从来都叠得整整齐齐的薄毛巾被被揉成一团扔在床的一角,写字桌上扔着几本苏沐橙平时爱看的小说,几张纸留着涂写的痕迹散在一边。叶修抵不住担心和好奇的双重作祟,摸过一张分辨起上面的字来。

[这个世界可以没有被春风染绿的原野,可以没有被夏露染红的花海,可以没有秋月盈盈没有冬雪皑皑,唯独不能没有你。我怕我失去便再也不能遇见你,我怕人生从此不过是向死而开的一朵注定枯萎的花。]

叶修被一个“死”字激灵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根本来不及去细思,连窗外已经变了的天都无暇注意,扔下纸随手带上门就跑进了逐渐暗了下来的黄昏里。

还没等他心慌难耐地跑出多远,夏日傍晚的暴雨就不期而至,豆大的水珠砸在他的脸上,电闪雷鸣的环境一衬托,更让他心里全都是越想否认就越是不安的预感,穿透每一条毛细血管,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当然没有带伞,也没有再回去拿伞的从容。他一路狂奔冲出小区,又不知道该往哪走,只能焦急地望向四周。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心中本就没有平息的哀伤被绝望的暗潮搅起,让他从没有觉得这么难受过。

还好上天还眷顾他,他的目光终于在马路斜对面一间关着门的小店的屋檐下找到了目标。

暴雨在马路上积了浅浅的一片水,叶修踩着水,水花溅在他早已湿透裸露的小 腿上,像是他青春里最狼狈的一幕。他义无反顾地朝对面的屋檐跑去。

站在浅浅的屋檐下躲着雨的苏沐橙,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裙身上已经深一块浅一块地被打湿了,她提着一个塑料袋,看着浑身湿透的叶修跑到了她面前。

然后叶修什么都没有说,只顾冲到她面前,然后狠狠地把她抱进了怀里。

苏沐橙能清晰地感受到叶修发梢上的水珠一颗一颗地从她的后颈滑向她的后背,还有他清晰又急促的心跳。她第一次如此切近地感受到叶修的存在,仿佛他们此刻才相逢。

“我……我去买排骨了。”叶修抱她抱得很紧,一点都没有要松手的样子,苏沐橙只好自己解释了起来,“菜场的排骨卖完了,我去了前面的超市。”

她解释的声音很小,混杂着周遭喧嚣的雨声和远处轰隆的雷声,也不知道叶修到底有没有听清楚。

然后叶修终于放开了她,后退一步在她面前站好。雨水还纵横交错地蜿蜒在他的脸上,苏沐橙只觉得自己也浑身湿透了。

大雨冲走了黄昏残余的那一点明亮,苏沐橙隔着他俩之间的雨帘,还是能看清叶修火苗般闪烁的目光。

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很久,也或多或少有一些互相依靠,但却始终像是两条平行线,挨得很近,友好地互相观望,却并没有交错。

然后生活突然山崩地裂,两条平行线突然就被错向了不同的方向,曲曲折折眼看就要分崩离析。还好他硬生生扭转了这迸裂的方向,无论如何也想要重新绕上她的踪迹。

还好他们没有走散太久,还好他们又在纷扰中的路口相遇了。

‘沐橙。’叶修终于开了口,哀伤当然没有全消,但是绝望的暗潮已经平息,他胸口有隐隐的痛,却已经不再焦虑彷徨,‘和我一起住吧,哪怕只是在你长大以前,让我来照顾你吧。’

他的声音恢复了苏沐橙熟悉的那种从容安定,却带着她从未听过的坚决。

叶修想起他刚刚看过的,苏沐橙写在纸上的那段话。他想,哪怕世间万物都逃不过向死而生的命运,既然他一次两次地遇见了她,只要她还需要他,他就再也不会让她孤独。

仿佛一夜之间,他懂得了什么叫责任,伸出手接住了狂风暴雨中漂浮在半空的她。

而她,注定要被染上他的颜色。


窗外雅致的小区景色已被染上了淡淡一层金黄,记忆中滂沱的大雨只留在了江南黄昏,这里依旧天色明媚。

倚在门边一言不发的叶修却突然想起了什么。

‘话说你路上看什么电视剧呢,当时没听清,总觉得有句台词耳熟。’

“你还有觉得耳熟的台词啊。”苏沐橙一边奇怪叶修难得对电视剧上心,一边从窗边走回来去翻随身背包里的平板电脑。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部电视剧,总觉得情节很熟悉。”她一边把平板递给叶修,一边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人的记忆仿佛一座天平,如果一端太重,另一端就可能会在颠簸中倾洒得所剩无几。而经历过同一件事的两个人之间,记忆的深浅也会截然不同。

‘就是这句话。’叶修循着刚才的记忆拖着电视剧播放的进度条。

[我怕我失去便再也不能遇见你,我怕人生从此不过是向死而开的一朵注定枯萎的花。]

他指着屏幕上的那行字。何止是耳熟,这行字明明刻在他的记忆深处。

倒是苏沐橙也想起来了。

“我说剧情怎么这么眼熟呢,这部剧的原作小说,我初中的时候很喜欢看呢。”

她笑着看向叶修,没有问他为什么会觉得耳熟。

她曾经觉得失去哥哥就失去了全世界,从此春生万物夏露秋雨,她的世界都会仿佛只有寒冬的一片白。谁知道她刚以为自己要重回茫茫人海漂浮天地间的时候,就有人生拉硬拽地把她又拉回了“家”里。

叶修也没有再继续台词的话题,他想他们可能是回忆起了同一件事情。至少对他来说,人生大约真的有一些必然的存在,比如荣耀,又比如她。

他看着还微微出神的苏沐橙美好的模样,无论是她十二岁的模样,还是她二十八岁的模样,都像是他心里关于整个青春的一首歌谣。

叶修把平板随手搁到了边上的一个纸箱上,另一只手撑上了苏沐橙正靠着的那个纸箱。

‘沐橙。’他喊着她的名字,哪怕喊了那么多年,这个名字还是微微触动着他的心弦。

‘和我一起住吧,’他说,‘过去照顾你照顾得不好,从此以后的每一天,都让我来弥补过去的不够好吧。’

他说完,探过身去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嘴唇。


『我是宇宙间的尘埃,漂泊在这茫茫人海,若你是我必然的存在,多想从此不再离开。(2)』


(1)(2)均为歌词直接引用,出自白安《是什么让我遇见这样的你》


Fin. & TBC

----------------------------------------

*竟然有敏*感*词!整个人都懵了233迫使我用了个在线检测器!

*以及关于本篇,碎碎念有点长所以我专门搞了一篇用来念,我好无聊哦233

*闲聊点我~(比一颗心

*还有本来想找找正儿八经的言情小说,鉴于我实在不看言情找起来太没目标,所以就随手胡诌了一个,随便看看啦^_-

  136 21
评论(21)
热度(136)

© 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