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那些灿烂瞬间已是我荣耀#
叶修/苏沐橙/王杰希;青峰大辉/桃井五月
主博全职CP叶橙only;可能会有其他个人中心/友情向/全员

 

宛在水中央(全职高手/叶橙)

我觉得我好烦啊……这个设定……(。

-------------------------------------

*从苏沐橙单箭头叶修开始到HE。如雷请避。

 

苏沐橙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对叶修表白了。

自己喜欢的人也能喜欢自己,原来是一件这么难得的事情——也许,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是荣耀联盟的女神这些年来最大的爱情感触。

可偏偏,就是现实。

 

第十赛季夏休的上林苑。叶修叼着烟在一楼大厅桌边的电脑前敲敲打打,烟灰结成长长一串,照例纹丝不动。

苏沐橙坐在侧面的桌子上翻着时尚杂志,手上的玻璃杯盛着浅浅的水,她斜过杯子在桌上划着半圆,目光落在叶修的侧脸。

说不上有多好看,可偏偏就是喜欢,偏偏就是独一无二地最喜欢。恋爱就是这样有魔力的东西,根本没有道理。

“叶哥。”她重新把杯子放稳在桌上,单手托腮,“我喜欢你。”

她的声音很平静,脸颊却还是染上了淡淡的一层红。

叶修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拿开了嘴上的烟。

‘沐橙。’他看着她沉默了片刻,眼神温和,回答却不美好,‘我对你不是那种喜欢。’

“嗯。”结果苏沐橙却反而笑了笑,没有震惊也没有哀伤的样子,“我只是……汇报一下现况。”

她说完,垂下眼睛,心不在焉地翻过一页杂志。眼前的杯子里浅浅的水,明晃晃地耀眼。她拿起杯子站起身来。

“去倒点水。”说完便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叶修没有再说话,有时候,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他面对那样的她,竟然每次都能把拒绝说出口。

可是,这些年过来,他已经无比清楚地知道苏沐橙对他的感情,他不会拿不对等的那一种去搪塞。

手上的烟的烟灰烧得越来越长,他一边想着一边去够烟灰缸,却不料晚节不保,烟灰在他眼前微微颤抖了两下,跌在桌上摔得粉碎。

 

苏沐橙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想倒一杯冰镇柠檬水。

玻璃水壶接触到外面的空气后迅速地蒙上了一层水气,水珠细细密密,却都还能承受自己的重量,静静地保持着姿态。她有些走神,关上冰箱后,只把水壶放在了厨房水槽边的台板上。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呢,苏沐橙自己也不知道。她不记得具体的日子,也想不起明显的契机,她只记得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第一次对他表白,应该是在18岁的时候。她初入联盟,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他的锋芒和才华,让本来就对他怀着或清晰或朦胧的感情的自己,再难掩饰。

第一次表白的时候,她还是很有信心的。叶修怎么看都不像是讨厌自己,而她已经成年,不认为还有什么原因可以阻止他们进一步发展关系。

常规赛的某轮结束,嘉世10:0大胜。虽然是平凡无奇的对手依旧大快人心。主要负责策应的自己因为在个人赛和团队赛中发挥出色,第一次拿到了单场比赛的MVP。

他说真了不起啊我们去庆祝一下。于是两个人单独去了路边的小店吃夜宵。不喝酒的他甚至喝了两口啤酒,他说今年哥带你一起去拿冠军。

她坐在深夜嘈杂的小饭店里,看着他总是闲散此时却神采奕奕的双眼,说,我还想要一个奖励。

然后她说,你能做我男朋友吗。

苏沐橙现在回忆起来,都还会为那年单纯直接并且丝毫没有考虑过失败的自己脸红。在之后漫长的岁月里,那一晚夜宵的滋味和有些油腻的餐馆墙壁都是抹不去的记忆。它伴随着喧腾的人声,和他只思考了一秒钟的拒绝一起,写成了她青春中的第一次失恋。

他说,沐橙,我是真的把你当成我妹妹。

这句话本身有多温暖,对那时的苏沐橙来说就有多残酷。

她被突如其来的挫败感击中,都没能问他是不是还有转机和余地。

人若是能在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的时候就罢手,该会有多么轻松。这件事她也想过,可是如今回想起来,她依旧觉得自己喜欢着他是好的。

是最好最好的。

所有的沮丧只维持了一个晚上。

她没有哭,只是整理了一下有些狼狈的心情。

第二天她在宿舍楼的过道遇见他,只挥了挥手说,别在意。

她记得他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说,傻丫头。

她不知道别人通常都会怎样结束得不到回应的感情。因为她没有喜欢过别人。当时没有,那之后也没有。她有时候觉得公平公正地来讲,谁都不比她有资格和他在一起。

可是感情从来都没有公平。

该怎样结束?还是她从没有想过要去结束?总之那年只有18岁的她觉得即使再暂时这样过一段时间也未尝不可。注定徒劳又怎样,谁一辈子没有错爱过几个人啊。趁年轻,犯犯错误也不可耻。

她对他从没有过嫉恨。甚至都没有过哀怨的感受。过了几年后,苏沐橙觉得这好像是一件有点奇怪的事情。不是不想要更多,却又觉得现实足够好。

除了只有情人间才会做的事情以外,他可以满足她任何要求。游戏以外的事情他从不计较分毫,什么都可以宠着惯着。

即使不是恋人,她依然是他最特别的人。

那么这样也是好的。

……也是好的?真的好吗?

苏沐橙忍不住陷入了回忆,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前的玻璃水壶已经布满了水痕,在大理石台板上留下了一圈水珠。

越攒越多,总会有一天,变得自己无法全都承担。

她把手伸向水壶的把手,却看到自己的眼泪滴落在了水壶盖上。

她慌忙伸手去擦,惊讶地发现自己,原来也是会因为他的拒绝而这样难过的。

 

叶修望着桌上散乱的烟灰,有点懊恼地啧了一声。

他起身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把烟灰拨进了烟灰缸。又点起了一支烟。

这些年,他只为一件事情奋斗过。

只有游戏。

他享受拼搏的过程,更向往巅峰的荣耀。与其计较过去的得失悲欢,不如活在自己当下的人生。曾经以为这样的日子,不需要考虑结束的到来。

直到有些无法不面对的现实摆在眼前。他依旧不过是挥洒着能挥洒的一切。

对他来说,一路上有很多特殊的人。队友,对手。挚友,家人。

还有一个无法归类的人。她很特别。

他十年前让自己成了她的哥哥,他要照顾她,当她是自己的家人。这个角色十年来不曾改变。

亲情是最好的诠释,他觉得这是最适合他们的关系。

直到她第一次对他表白。第二次对他表白。第三次对他表白……

他始终觉得爱情反而狭隘,他想她只是在他身边待了太久,而他并不想向她索取更多。

接着她第四次对他表白。第五次对他表白。第六次对他表白……

他发现自己好像从没有这么固执,好像时间越长就越无法背叛自己身为哥哥的角色。他想重新审视对她的感情,可是或许是真的太熟悉。

她对他的意义,他无法准确界定,无法旁观,更无法尝试。他不是完全冷静的,但越是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越无法敷衍。

她太重要。他只想给她最好的。

如果不是最好的爱情。至少是最好的亲情。

叶修想起苏沐橙刚才看自己的眼神。不管是7年前,还是刚刚,都一模一样的清澈。带着一样的期待,和一样的坦然。

还有略略不一样的不安。

他又想起她的笑容,看不出悲伤,淡淡的失落。始终都这样明亮。

手上的烟快要烧完,他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还是去倒一下吧……他想着站起了身来。

陈果烦死了他和魏琛给每个垃圾桶都染上烟灰的颜色,所以即使夏休期间陈果几乎一直泡在网吧监管生意,他也还是无奈地准备走去老板娘指定的垃圾桶。

路过厨房的时候,他想招呼一声在厨房倒水喝的苏沐橙。

午后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玻璃器皿熠熠生辉。他被晃了一下眼,停下目光才看清楚她的身影。

她的长发落在玻璃台板上,泪水从玻璃水壶的盖子上溅起。

没有声音。叶修听不到任何声音。她的眼泪,每一滴都能划出鲜红的伤口。

他迈不开脚步,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这些年究竟是怎样低估了,自己的残忍。

 

----------------------------------------

沐橙……

他想喊她的名字。

却敌不过全世界的寂静。

-----------------------------------------

 

几天后。

苏沐橙搬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坐在叶修侧面的桌子上。

自从训练室从上林苑搬去网吧二楼后,一楼大厅就只留了一台电脑。

其实也不是不能各自在房间关上门上网。只是到头来两个人就这么天天在客厅活动。

‘查什么呢?’叶修看苏沐橙一脸认真地对着屏幕,随口问道。

“嗯……我要买个东西。”苏沐橙眨了眨眼,笑着说。

‘你还能为祖国节约几个纸箱了吗?’叶修叹了口气。

“我都有拆开折好让果果拿去卖掉啊,回收利用,不浪费的。”苏沐橙一边笑着说话一边手下不停,‘而且……这次的,得自己去买。’

‘你要买什么?’叶修很知趣地追问了一句。

“买房子。”苏沐橙抬起头来,“再过几年,总得有个地方给自己住啊。”

‘……你要买在哪?’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只觉得自己的语气很生硬。

“市区城南吧。”苏沐橙回答,“王杰希不是挺在行的吗,我还和他咨询了。他还帮我看了户型图呢。”

苏沐橙觉得喉咙有些发干,伸出手去却发现水杯还在厨房。

“秀秀也帮我看了看,说挺好的。我已经打电话去问过了,过几天就去定下来。”

口干舌燥的感觉让苏沐橙有点不能忍受,她想起身去拿水杯。

却听到叶修问。

‘那你为什么不给我看看?’

他声音有些低,只是盯着眼前的屏幕。

“反正……你也不感兴趣吧。”

——不是的。

苏沐橙自己知道。她没有和叶修说这件事,只是因为她自己,没有办法让自己和他说这件事。哪怕她心里已经直面结局,她还是不能当着他的面,宣布这个答案。

‘你怎么知道我不感兴趣。’叶修并没有考虑他到底对房子感不感兴趣,他甚至觉得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没准我也要去住,我当然有兴趣了。’他说。

“那倒是可以来住啊。”苏沐橙笑着说,“如果你以后结了婚还在H市,被嫂子赶出来的时候,之类的?”

 “或者……”她想了想又说,“或者你不在H市了之后,来给我哥扫墓的时候?”

‘我不在H市了的话……’叶修说着,抬起头来看着苏沐橙正四处游弋的目光,‘你不跟我走吗?’

“哦……”苏沐橙对这个问题有点不适,她皱了皱眉,“…………我老是跟着你,不就显得我好像很纠缠不清一样。”

她觉得心里有点乱,喉咙干得快要说不出话来。

‘我不在乎。’叶修却只简单回答着。

“你总会在乎的。而且没准我们就干脆离远一点,我还可以轻松一点。”

——就算我不放弃,我也还是,忍着痛都必须放弃的啊。

‘我不会在乎的。’叶修却坚持着否认。

“跟你去另一个城市,然后看着你离开我吗?”苏沐橙觉得自己大概从来没有对他这样抱怨过,可是这一刻,不知名的苦涩一点一点上升,很快就要淹没她整颗心。

 “叶哥。”她终于看着叶修的眼睛说,“我不想更难过了。”

她站起身来。她必须去喝点水。

‘你可以不离开我啊。’叶修的声音已经不再生硬,倒是平静了下来。

“不可能的啊。你愿意,嫂子也不会愿意。”苏沐橙觉得对话已经越来越混乱。

而自己刻不容缓,再不从这个氛围中脱身,她都不知道还能坚持几秒钟。

‘你嫂子在哪啊。’她听到叶修的声音有点无奈。

‘总会有的!’苏沐橙答道。她离开座位,匆匆转过身……只有余光瞥见叶修也站起了身。

下一秒,她只觉得有人抓住了她左手的手腕。

“别走。”她听见他说。声音很温和,却无法反抗。

“不会有的。”她只听得到椅子摇晃的声音,然后抓着她手腕的那个人把她往回拉了两步。她转过身来,发现他就在她眼前。

然后就有人抱住了她。

“虽然我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那个人说,“但是我已经想好了——比起你嫂子,我更想要你。”

叶修觉得自己至少想通了一件事。

与其让她离开自己,他宁愿自己变得自私霸道,变得想要独自占有她,变得想得到她更多,变得一辈子都不愿意她去别人身边。

所有的角色,过去的设定,曾经的坚持……一切都不重要。

他只是不能让她走。

‘大概我真的是,’他斟酌了一下,‘太想当然地没有去想这些。’

她是他的家人,是他的队友,是他的挚交,更是他永远都要在身边保护的人。

苏沐橙只觉得自己的脸颊磕在叶修的肩上。

是啊。她一次又一次地期待过他能抱紧她。她不屈不挠地想要他走进她其实更想要的故事。他的气息,她总是在比别人都近的地方感受着,却从没有这么近过。

但是内心深处已经逐渐不再期待的她,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转折,只觉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所以她只能听他说。

‘虽然我没办法改变过去。’他说,‘可是,我想把它写成另一个故事。’

他的双手绕在她的腰间。没有很用力,却让她没法挣脱。

‘所以,我可以重新回答一遍吗。’

没等苏沐橙说话,叶修就继续说了下去。

‘能。’

‘我觉得我也是。’

‘可以。’

‘我也喜欢你。’

‘喜欢。’

‘我想过了,我确实是喜欢你的。’

‘沐橙,我也喜欢你。’

每一句间,都有短暂的停顿。然后他说完停了下来。

“你都在……说什么啊……”过了寂静的片刻,他终于听到她轻声地说。

“你都在说什么啊……”她重复着。

——为什么,你都记得啊。

她不停地重复着,像是要否认,又像是想告别。

否认这不真实的现实。或者告别过去她试图忘记便渐渐模糊了的记忆。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是吗。’然后叶修松开了手,把手搭上苏沐橙的双肩,让她稍微离开自己一点。

才可以看着她继续把话说下去。

‘前面都被你抢先了,所以这句我要马上说。’他眼角眉梢带着一点点温和的笑。

‘沐橙。’他说,‘嫁给我吧。’

他看着她的眼睛,一点一点地收回着她飘散的眼神。

‘现在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吗。’他说。

苏沐橙觉得自己从来都不需要用这么大的勇气才能看叶修的眼睛。

每一次不管他怎么拒绝自己,她都可以看着他,确认到一丝一毫都没有偏差为止。

但是这一次。她甚至觉得不确认都没有关系。什么都没有关系。有这句话,七年也好,十年也好,更多年也好,所有过去,都可以没有一点伤。

他不能重写他们的过去,却可以更改所有情节。

‘所以,你愿意吗?’叶修继续问着。

苏沐橙没有说话。她觉得自己脑海里仿佛风驰电掣。就像所有的记忆都在翻飞般,思绪散乱在岁月的角角落落,都拼不成一句话。

‘你不会才过三天就不喜欢我了吧?’叶修依旧只是看着她,‘还是我应该跪下啊。’

他笑了笑,真的放开了搭在她肩上的手。

却是苏沐橙慌忙地回过了神来。

“不用不用。”她匆匆去抓他的手,怕他真的要跪。抓了一下却有些犹豫,便又不好意思地松开了。

然后她终于仔仔细细地看上了他的眼睛。

“我当然,”她这才开口说道,并且轻轻地靠上了他的肩膀,“愿意啦。”

她顿了顿,然后如同嗫嚅般地继续说道。

“我能一直喜欢你,真是太好了。”

她终于可以,继续朝前走了。

叶修伸出右手,抚过苏沐橙的长发,然后双手搂住了她的肩。

他说要重新写一个故事,却又似乎觉得这是同一个故事。

就好像,从过去到现在,一切都从未改变。

 

曾经有人说,如果恋爱是一条河流,等到你发现了自己的感情,你就已经走到了水中央。

叶修只觉得他现在,正站在一片汪洋大海的中心。

他轻轻地把苏沐橙抱得更紧了一点。

 

原来,已经走了太久太久。

 

2013/11/16/3:11

 

---------------------------------

Ps.十分不忍心地委屈了一下沐沐。

无论怎样开始,最后都只会有一个结局。即使殊途,终将同归。

(另:关于称呼,因为原文没有,私设沐沐私下一般是直接叫叶修的。

但是这篇因为剧情需要,觉得叫哥贴切一些。

  168 14
评论(14)
热度(168)
  1. Ro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转载了此文字

© 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