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那些灿烂瞬间已是我荣耀#
叶修/苏沐橙/王杰希;青峰大辉/桃井五月
主博全职CP叶橙only;可能会有其他个人中心/友情向/全员

 

至少也要好好道歉啊(黑子的篮球/青桃)

其实这篇真心纠结。

喜欢这个CP一年多,一直想写文,搞到最后第一篇就是这个样子的Orz

15岁的青梅竹马好青涩,可是为什么我行文搞得如此幼稚(捶地

我会把日文版搞出来的!怎么也体现一下我的厨力啊!(咦

-----------------------

“下次再大家一起打篮球吧~”桃井五月在马路对面冲着黑子哲也挥手。然后她看见马路对面的人点了点头,便放心地转身朝通往地铁的楼梯走去。

还是哲君好啊,又温柔又体贴,一直那么努力,笑起来又那么可爱,手也好温暖……桃井一边想着,一边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好像上面还留着黑子的温度。

比那个黑皮好了简直有100倍那么多!——还好随身带了suica,她刷了卡进了车站,默默地等在站台上,又想起今天青峰凶神恶煞的样子。

丑八怪什么的,也太过分了吧。她越想越生气,嘟起嘴小声念叨了一句。

“笨蛋!阿大是个笨蛋!”

 

转了一次车,桃井到了家附近的车站,时间已经过了晚上8点。她今天气急了跑出来,随身物品还都扔在学校的社团活动室里。

太糟糕了,这个时间,肯定进不去了啊……她一边叹着气一边出了车站。总之还是先回家吧。

‘哟。这么晚。’出口处站着一个人,背着包,个子很高,肤色在黑色T恤的印衬下显得更黑了,扬了扬手上的冰棒算是打过招呼了。

“哼。”桃井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朝前走去。

‘喂,五月。’高个子的黑皮少年在后面喊她,快走两步跟了上来。

“你不是再也不想看到我了吗。”桃井用赌气的声音大声说道。

‘那个就是我随口说的。’青峰掰开了冰棒,是蜜桃味的ガリガリ君。然后递了一半过来,‘吃吗?’

“才不吃呢。”桃井还是看都不看他一眼,出了车站就往家的方向走去。可是青峰还是跟着她——没办法啊,就算回家也是一个方向的。

‘你不吃我就都吃了啊。’青峰说着,已经吃起了其中一根。

“吃。”桃井觉得把自己那一份让给青峰吃更让自己生气,她停下脚步,朝侧后方的青峰伸出手去。

都已经不记得到底是几岁开始认识的了,反正好像从记事的时候起就在一起玩了。桃井一边吃着冰棒,一边漫无目的地想着。小时候明明很可爱的,虽然每天都要陪他去打篮球也很累,可是看着他很开心的样子,觉得篮球好像真的很好玩。为什么这两年就长成这样了啊?监护人?谁要给你当监护人啊?你以为我愿意那么操心啊!

桃井又想起了下午青峰和她说话的态度,差点一委屈就又要哭出来了。

‘话说你下午砸得我好痛啊。’结果让人火大的青梅竹马竟然还在抱怨自己。桃井实在不想理他,只是咔嚓咔嚓地咬着冰棍。

‘再说了,阿哲又不喜欢你,你跑去找他,也只会给他添麻烦吧。’青峰已经吃完了冰棒,漫不经心地说着。

“啊?”桃井觉得自己心里烧起了一团怒火,她站住转过身来,“哲君才不会觉得麻烦呢,哲君和青峰君不一样,是个很温柔的人。”

说完又狠狠地瞪了青峰一眼。

“哲君对我这么好,我会努力让他喜欢上我的。”她没拿冰棒的另一只手攥成拳头给自己鼓了鼓劲,不忘再抬头瞪青峰一眼,才甩开一头粉色的长发,转回了身去。

‘阿哲只是对谁都比较温柔而已。’青峰竟然没理会桃井瞪他的眼神,继续实话实说着。

“青峰君就是个笨蛋!”桃井不知道为什么就又觉得很委屈,竟然没忍住真的哭了出来,“明明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不要管你了!”

‘喂,你是经理吧,怎么能不管啊!’青峰看她又哭了起来,有点慌了神连忙说道,‘管理队员的健康状态,向教练反应情况,这些都是你的责任吧!’结果说的话却好像是在责怪桃井一样。

结果桃井听到他这么说,却反而不哭了。

“那你干嘛那么凶啊?”她有点哽咽地轻声说,“你自己最知道自己有什么问题吧。”

‘……你当时就跟我说一下不就好了。’青峰给自己找着借口,伸手挠着自己的后脑勺。

“你还不是一样会跟我发火。”桃井却戳穿了他,倒是收住了哭声,继续走在青峰的侧前方,朝家的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两个人前方出现了一块街头篮球场。

“啊,这里,以前经常来呢。”桃井不由地停下了脚步,站在铁丝网外看着昏暗灯光下的球场。自从青峰的才能开花,好像就没有再来这里打过球了。

‘哦。是我无敌传说开始的地方啊。倒是很久没有在这里打球了。’青峰说着拿下了肩上的包。

“今天啊,哲君给我看了他的新特技呢。”桃井想起了黑子那虽然还没有完成,但是完全看不透的,会消失的传球。

‘新特技?有趣么。’青峰懒洋洋地说。

“嗯。”桃井却点了点头,“可能会成为诚凛以后的秘密武器吧。而且大概就算看出原理,也会很难破。”

桃井说完后,转过头来看了看青峰。青峰却已经从包里拿出了篮球,放在指尖上转着。

“但是……”桃井沉思了一下,“青峰君的话,也许破得了。”

‘肯定的吧。’青峰停下手上的球,看着不远处高高的篮架,‘我和阿哲的球路太合得来了啊。’

“还有,哲君答应我了,下次再大家一起打篮球。”桃井想起黑子点头时温和的表情,露出了有点羞涩的笑容。

‘会啊。不过不是同队而已。’青峰打了个哈欠,‘只希望别让我太无聊。’

“就算不是学校间的比赛,偶尔也可以大家一起打球啊。”桃井的声音有点黯然。

‘太无聊了。’青峰重新转起了球来,‘反正又没人能赢得了我。’

“一定会有的。”桃井只是很坚定地说。

‘你就这么想看我输球啊?’青峰叹了口气。

“虽然也不是这样啦……但是总觉得……”桃井的语气里充满了犹豫。她想起过去那个一边笑着一边在球场上战无不胜的少年,觉得那样遥远。

‘真是的,女人就是麻烦啊。’青峰却打断了她。

“啊?”桃井不满地转过脸来看着青峰,“青峰君有什么资格说啊!我是在担心你啊!”

‘啊?担心?虽然无聊,比赛我还是会上的,桐皇又不会输,有什么好担心的?’青峰皱了皱眉,想说点什么,又怕说多了桃井又会哭起来。

看着桃井想要反驳,青峰把球扔了过去。

‘偶尔也在这里玩一下吧,勉为其难,就让你来传球和防守好了,五月。’

“这是什么居高临下的态度啊!”桃井嘟起嘴说着,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跟着青峰往球场走去。

——啊啊,以前虽然总是在场边当着观众,偶尔也会一起来玩呢,虽然自己其实什么都做不了。

‘还有啊,你那个‘青峰君’真的能不能别喊了啊,听了这么久还是很别扭啊。’青峰站到了球场中,对着场边的桃井说着。

“等我心情好了再说吧。”桃井把球举到胸前,做出传球的动作,扬了扬头说道。

‘真是麻烦啊。’青峰挠了挠头,‘那你就快传球吧!传球传球!’

——等到你能像过去那样打篮球了,我再考虑考虑吧。

桃井在心里默默地想着,看着那个接过球的黑色身影窜到篮下飞身完成了一个扣篮。

——还有……至少好好跟我道一次歉吧?

‘传球传球!还有防守啊!’落回地面的少年在冲她大喊着。

她想着想着,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也不怎么生气了,便不由自主地换上了放心的笑容,朝篮下跑去。

 

2013/10/14/15:11

  41 6
评论(6)
热度(41)

© 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