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那些灿烂瞬间已是我荣耀#
叶修/苏沐橙/王杰希;青峰大辉/桃井五月
主博全职CP叶橙only;可能会有其他个人中心/友情向/全员

 

最喜欢的你(全职高手/叶橙)

虽然醉酒是老套得掉渣的桥段,我还是写了。

基本上设定都是为了想要的剧情服务,比如沐沐开篇的时候有个男朋友什么的。

其实我自己还挺喜欢这篇。如果第一篇是我理想中云淡风轻心照不宣的叶橙橙,那这一篇就是我偶尔想要的,有冲撞又有热情的叶橙橙(w

----------------------

第五赛季夏休,嘉世俱乐部几乎没有什么人,叶修开着马甲号混在嘉王朝公会里带队下副本打boss。过着他惬意的假期。

下完一个本出来,叶修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了12点了,他和公会这个时段的负责人打了个招呼,就先退了角色。

这丫头,还说10点就能回来帮忙的,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呢?

苏沐橙就住在隔壁,一般一回来总会打个招呼,来叶修房里转一圈,或者直接回自己房间上线。总之肯定第一时间露脸。

不过……约会嘛,情到浓时什么的说几点回就几点回也不现实。

叶修点起一根烟。丫头长大了就管不住啦,这也谈了快一年了吧,该不会过几年就真的要把她嫁出去了吧。想着想着,叶修吐出了一口烟。白色的烟雾飘荡着散去,他闭上了眼睛。

苏沐橙作为黄金一代,在上个赛季成名,去年的嘉世虽然在季后赛屈居第二,却没能阻挡十八岁的漂亮姑娘大放异彩。苏沐橙只用一个赛季的战绩就陆续签下了好几家的代言,成了嘉世商业价值最高的选手。

她甚至在去年夏休时,和经营自己代言的H市某知名品牌的家族企业的富二代谈起了恋爱。因为平时训练强度大几乎没有空暇时间,所以到了节假日隔三差五出去约会也就更没什么可责难的了。

反正会送她回来的吧,好像也轮不到我操心了。叶修想着想着,掐灭了烟准备洗洗睡。

然后他听到了屋外的脚步声。

哦,回来了。那就好。他想着,朝浴室走去。

可是脚步声却还是停在了他门外。门外的人没有敲门,就直接拧开门把手……闯了进来。

叶修睡前一般都不锁门,知道苏沐橙可能会来,自己又不一定腾得出手来开门。

还没看到人,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气。

“叶……修。”她关上门,喊他。因为这个名字不公开,所以苏沐橙平时几乎不喊。

‘诶诶,你怎么喝成这样啊?’叶修连忙朝她走去,‘我带你回屋……’

话还没说完,苏沐橙就带着她浑身的酒气,甩掉了手上的包,狠狠地撞上来抱住了叶修。叶修毫无防备,趔趄了几步倒退着撞在了通往卧室的门上。

“叶修。”她还是喊着他的名字,顷刻间脸上就已经都是泪。叶修伸出手去在他她背上拍了拍,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不会是他欺负你了吧?’他终于才思敏捷地沿着约会的思路想了想,找到了一个可能的答案,觉得好像也没有比这更能让现在的苏沐橙伤心的事了。

“他说……我对他……不够好……”苏沐橙依旧抱着叶修,哭得叶修肩头湿了一片,“我平时……那么忙……你又不让我……请假。”

‘我的错,我的错。’叶修只能继续拍着苏沐橙的后背。

“那他也不能……瞒着我……在外面……有了人……被我发现了……还怪我……”苏沐橙的声音断断续续,到这会儿,叶修终于明白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他不好,都是他不好,我们不和他计较,回去睡一觉就好了,好吧?’叶修觉得说别的苏沐橙也听不进去,这丫头意识清不清楚都不知道呢,总之还是先送回去睡一觉比较好吧,等睡醒了再慢慢解决就好了。

“都是……你的错。”但是苏沐橙好像完全没听到,压根没有任何要回去的意思。叶修以为她还在纠结前段时间队里晚上开会他没准假的事,只能不当真地敷衍她。

‘好好好,我错了,下次让你请假就好了。’

“不是……请假的事……”苏沐橙却只是越哭越伤心。

‘好好好,那除了请假的事也都是我的错,你别哭了呗?’

“我今天……就睡你这儿……”苏沐橙说着,已经把手伸向了卧室的门把手。

‘苏沐橙。’叶修把语气换得严肃了一点,‘回自己房间去睡好吧,我送你回去。’

然后苏沐橙终于放开了他,抬起脸盯着他看,妆已经擦得快没了,脸颊上全是湿的,眼睛里堆着厚厚的泪水,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下流。

“你怕什么……”她看了他一会儿,笑着说。

叶修愣了愣,只觉得脑中好像崩起了一条弦。他冷静了一下,想阻止准备开门的苏沐橙,却听到苏沐橙接着说。

“明明他比你帅……比你高……比你有钱……”

‘啊?’叶修又愣住,还赔上了一脸苦笑,‘你深更半夜来我这儿是为了挖苦我的?’

然后苏沐橙就已经推开了卧室的门,还拉住叶修的手把他往房里拽。

他并不是甩不开她,也不是不能把她关进卧室就不管不顾。但是他感到了自己内心的动摇,他没能在这里狠下心拒绝她。

叶修被苏沐橙拽进了卧室,然后依旧没有止住眼泪的苏沐橙,抱着他就倒在了床上。

“反正……你又……不喜欢我……你怕……什么……”苏沐橙的声音带着哭腔,混着哽咽和沙哑,擦过叶修耳边。一点点他熟悉的天真,和很多很多他没听过的妩媚。

但是叶修承受着苏沐橙的重量仰躺在床上,却只平静地说了一句话。

‘谁说我不喜欢你。’

苏沐橙终于止住了眼泪,她趴在叶修身上往前蹭了蹭,勉强抬起脸来侧了侧正对着叶修的脸。

“那我说……我要和他交往了……的时候……”苏沐橙一边喘着气一边说话,炙热的吐息带着酒精的气味扑在叶修的脸上,“你为什么……还说好……”

她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支撑住自己,眼睛已经困得不能完全睁开,但是依旧执意地抬着头,撑住眼皮看着叶修的眼睛。

叶修却只是看着她苦笑着,声音听不出什么起伏。

‘我说我后悔了,你信吗?’

“不信。”苏沐橙果断地说完,终于支撑不住地又趴了回去,把脸埋在了叶修的颈侧。

“你说好……我就答应了……我很努力地……跟他好……但是……”

‘沐橙。’叶修略带匆忙地打断了苏沐橙的话,他觉得好像不该让她再说下去,不然真的会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们先不说了好吗。’

但是苏沐橙完全没有理会叶修的劝阻,只是声音越来越轻。

“但是……他说……经常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她边说还边往叶修的脖子上贴了贴,眼泪又流了出来,“我和他……在一起……想忘记……你……想让你……把我……找回来……”

‘我不想干涉你,’叶修想伸出手去抱抱那个趴在他身上的人,但是却没能伸得出去,‘但是我现在,真的后悔了。’结果他只是尽量平静地说着。

然后,还来不及让叶修作出反应,苏沐橙就又抬起了头,偏过来一点蹭上他的脸,嘴唇横冲直撞地就压在了他的嘴上。

叶修觉得自己脑中的那根弦突然被崩直了,有股血在噌噌地往上窜。他知道这根弦一断,他就一定不能控制自己埋身到她热烈的潮水中去。刚才他没能狠心拒绝她,现在他才知道这个错有多致命。

触碰到她湿润而柔软的嘴唇的一刻,他甚至想着那就这样吧,反正他现在知道了他们是互相喜欢的,又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可是她朦胧的意识摆在他面前,让他残存的理智警戒着他不许他沉迷。

他终于伸出手去抚上了她的脸颊,然后轻轻地把她的脸和自己的脸分开。她半开的眼睛里流转着波光,连眼角的弧度都很诱人。鲜红的双唇微微张开,好似熟透的果实。

‘沐橙!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他看着她,明明应该那么熟悉的她,此时却像一潭看不到底的泉水,那么那么深。

“知道。”苏沐橙的声音越来越轻,眼睛就快睁不开了。然后她缓缓地从叶修身上爬了起来,小腿贴着叶修的身侧跪在了床上。

“既然你……不愿意和我……接吻……”她依旧喘息着,把手伸向了自己身后,拉开了连衣裙的拉链,越来越迷糊的意识下,她拽了几次才终于把裙子脱了下来。

“我已经……和他……分手了……”她说,“你不是……喜欢……我吗?”

她闭着眼睛,断断续续地说着,身体渐渐失去平衡的时候,已经使不上什么力的手撑在了床上,俯身在叶修上方。

卧室的门没有关,灯光从客厅照进来,落在她的身上,半明半暗。她早就从他们初遇时那个稚气的小女孩,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这具已经成熟了的,纤细却丰满的身体,他虽然能够感受到,却从没有这么直接地看过。她白皙的皮肤在酒精的蔓延下浮着淡淡的红色,几缕微微卷曲的头发从后背滑落到他的胸前,睫毛扑簌地闪动着,呼吸倒是渐渐平静了起来。

他静静地看着她,直到她眼角滑落的泪,一滴又一滴,绽开在他的脸上。

他终于伸出手去,绕到她背后,把她拉回到了自己身上。柔软的触感比刚才更加鲜明而强烈,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紧紧地抱着她,她滚烫潮湿的小脸贴着他的脖子,起伏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切近地传递而来。

“叶修……”她模糊不清的声音,带着想要依赖的天真,和害怕被放开的胆怯。一边喊着他一边轻轻地蠕动着身体,想要靠他更近一点。

那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是多么地想要独自占有她,她的心她的身体,都不想给其他任何人。他回想起她和他说过的恋爱故事,才知道那时候漫不经心当着听众的自己,原来暗藏了一种情绪叫嫉妒。他曾经以为只要她一直与他并肩战斗,他就会是全世界最了解她的人,直到她投入别人的怀抱。看过她今晚那样抵死也要与他缠绵的妩媚,他觉得自己已经永远没有办法再后退。她的这些美,他不想再给任何人看。

但是他只是缓缓地拍着她的后背,听着她的呼吸渐渐平静,也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听到他说的话。

‘快睡吧。等你醒了,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苏沐橙在闹腾了半天之后,终于平静了下来,沉沉地坠入了梦乡。叶修小心翼翼地侧过身去,把她平放到了床上。

身体被压得有些发麻,他有些不稳地站起身来,捡起苏沐橙扔在地上的裙子,回到客厅捡起苏沐橙的包,从电脑桌的抽屉里拿出隔壁的备用钥匙,再拎起玄关边的小高跟凉拖。去了隔壁。

把东西都放下,叶修看了一眼苏沐橙的卧室,捞起一条挂在椅背上的睡裙,没有关门,回了自己房间。

给睡得纹丝不动的苏沐橙穿好睡裙后,叶修好像想起了什么,打开床头柜下的一个抽屉,拿出了一个首饰盒。然后抱起苏沐橙回到了她自己的卧室。

帮着盖好毯子,又打好了空调,叶修把首饰盒放在苏沐橙床边的柜子上,轻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回到自己房间,已经一点了。屋里还弥漫着淡淡的酒精的味道。

叶修在玄关坐下,从口袋里掏出烟来点上,却只吸了一口。

他靠着门,望向斜上方的天花板,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一支烟烧成了长长一串烟灰,破碎着朝地上摔去。

‘都在干什么呢我……’他只是小声地和自己说道。

 

第二天早上,十点半。

叶修迷迷糊糊地接起了内线电话。

‘喂……’

“你还在睡啊?你不是十点要在公会打卡的吗?”

‘啊?十点多了?’叶修坐起身来。

然后才反应过来是谁的电话。

‘哦,你醒啦。还醉吗?’

“不醉了啊……”听他这么问,电话那边的苏沐橙声音突然含糊了一点,“那你等会儿过来一下。”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那就起来吧……叶修摸索着起了床,先开电脑跟公会那边打了个招呼,然后洗漱了一下朝隔壁走去。

“来了。”里面传来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恢复了正常。

打开门,苏沐橙披着一头半干的长发,正在往脸上抹乳液。

叶修无意识地把昨晚那个媚眼如丝的人儿往眼前这个笑容灿烂的姑娘身上套,略略有点发怔,竟然就一直站在门外没有动。

“进来呗。”苏沐橙一边往里走,一边招呼了他一声。

‘哦。’叶修应了一声,进了屋关上了门。

“嗯……我昨晚是不是喝醉了跑去你那儿了?”苏沐橙随手拿起桌边的一块毛巾,一边继续擦了擦头发,一边问着。

‘是啊。而且还哭,哭得吓死我了。你喝醉了好可怕啊。’叶修看着她擦头发,有点无奈地说着。

“哦,有点事嘛,就喝多了。”苏沐橙声音稍微低了一点,就算是解释过了。

‘身为一个职业选手……’叶修咳嗽了一声,打算给后辈做个榜样,却只说了一句话就被打断了。

“那个,我有没有做一些,很……很那什么的事?”苏沐橙把毛巾放回桌上,一边用手指在头发上梳了梳想把头发理理顺,一边扭扭捏捏地不知道该怎么说。

‘做了。’倒是叶修突然觉得很有趣,就直接回答了她。

“……做,做了什么?”苏沐橙小心地瞥了叶修一眼,脸上微微泛着红。

‘你真想知道?’叶修却眯起眼睛打量着她,没有正面回答。

“天呐不会吧,难道是真的,因为我就只记得一点点……啊啊,所以我以为是我喝多了做梦的呢!”苏沐橙脸上的红色渐渐朝着耳角晕了开去。

‘总之你昨晚吓死我了。被你一折腾,我早上5点才睡着好吗。’

“有这么夸张吗?”苏沐橙有点羞涩地说着,起身朝卧室走。

‘肯定比你想象的夸张。’叶修一边说,也一边跟着她进了卧室,‘知道错了就好好弥补,今天吃完午饭跟我去打boss,12点半,不许迟到啊。’

“是,队长。”苏沐橙笑着答应,一边拿起了床头柜上的首饰盒,转过身来。

“这个……是你买的?”

‘是啊。’

“就是我生日的时候本来要我男朋友给我买,后来H市所有专柜都断货了所以改买了这条的那条?”苏沐橙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项链。

‘是啊。’叶修点了点头。

“你什么时候,在哪买的?”

‘就是常规赛轮回主场,我比你们晚了半天回来那次。在S市买的。’

“你买它干嘛啊……”苏沐橙看着首饰盒,微微低下了头。

‘大概是为了证明,也有他不能为你做到但是我却能为你做到的事?’叶修想了想,有点绕口地说道。

“那你……干嘛不给我?”苏沐橙咬了咬嘴唇,没有抬头。

‘因为买完之后我就觉得自己很幼稚啊!’叶修叹了口气,却带着笑说,‘什么他做不到我却做得到的事啊,简直太傻了,这种事情明明就有很多。’

“比如呢?”苏沐橙抬起头来。

‘比如不准你的假什么的?’叶修笑着说,‘还有带你打荣耀什么的。’

“他现在也在玩荣耀了啦。”苏沐橙也笑了起来。

‘那又怎样啊?我的搭档他怎么可能带得了?如果单挑的话,’叶修伸出左手的食指晃了晃,‘左手只要一根手指就能打爆他。’

“职业大神得意什么呢?”苏沐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左手伸过来在叶修的肩上捶了一拳。还没有来得及把手收回去,叶修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沐橙,’叶修看着苏沐橙的眼睛,平静却郑重地说,‘做我女朋友吧。’

苏沐橙垂下了眼神,想把手也收回去,却被叶修抓着不放,脸上露出了一点点尴尬。

“可是我有男朋友啊。”她小声说着。

‘你们不是昨天分手了吗?’叶修发现她昨晚竟然迷糊到了这个地步,差点忍不住要笑出来。

“啊?咦?你怎么知道的??”苏沐橙脱口而出,再转念一想,“难道……是我自己说的?”

‘我的大小姐,你连这个都不记得了?’

“我……你还知道了什么?”

‘还知道了……’叶修收敛了声音里的笑意,说道,‘你比起喜欢他,更喜欢我。’

“天呐,我昨天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啊……”苏沐橙好像真的急了,一把甩开叶修抓得不怎么紧了的手,坐到了床边,然后往里面挪了挪,把腿搁了上去,拿着首饰盒抱住膝盖埋下了头。

‘那,至少,我们,没那啥吧?’她用有点模糊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着。

“没有。”叶修倒是没有调侃她那啥是什么,只是简单地回答了她。

沉默了片刻,苏沐橙才终于小心地开了口。

‘对不起。’她小声说。

“对不起。”叶修也说。

然后她伸出右手,把首饰盒递到了他眼前。他接过去。看着她把手伸到自己颈间,小心地摘下项链,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那你帮我戴上吧。”她的声音更轻了。

叶修从首饰盒里拿出项链,把盒子放到了床上。

——这条项链名为“深爱”,只有爱到够深的人,才有资格送。

叶修俯下身去,左手从苏沐橙的后颈和长发间穿过,然后避开发丝,和右手拿着的搭扣小心地扣拢,再回过身,把项链的位置摆正,重新又俯下了身去,轻轻地揽住了苏沐橙的肩膀。

‘以后不许再喝那么多酒了,知道吗。’

“嗯。”苏沐橙轻声地答应着他,然后伸出手去绕到他的背后环住,“叶修,我最喜欢你了。”她说着,声音里满是幸福。

 

——送给,我从最初,到永远,都最喜欢的你。

 

2013/10/8/15:23

 

----------------------------------------------

叶修同学辛苦了<(_ _)>

觉得沐沐虽然是个真性情的妹子,但是不会又哭又闹,所以只能给她安排了一些状况。只是为了让她闹一下> <

我虽然不太能喝,但是从没喝醉过,因为在神志不清之前首先身体会觉得难受,就不会再喝,所以其实我也不知道喝醉了究竟会不会这样。就当会吧w

虽然我喝多了真的会话多一些233

就这样。一个是天使,一个是男神,都是我最喜欢的T^T

 

同日21:02

  109 3
评论(3)
热度(109)

© 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