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那些灿烂瞬间已是我荣耀#
叶修/苏沐橙/王杰希;青峰大辉/桃井五月
主博全职CP叶橙only;可能会有其他个人中心/友情向/全员

 

要去的地方(全职高手/叶橙)

*在经过惨烈的拖稿后,终于写完了新合志《十二月乐词》的两篇文,然后斗争了很久,决定来发一发这篇旧文。

*三年半以前写给我们第一本合志里的一篇,主题是三分钟。这篇文里有一些我至今都最喜欢的桥段,也有很多每次想起来都觉得没能写好的地方。一半超喜欢,另一半超不甘。

*但他们终归是最好的他们w

----------------------------------------

「0.你相信命运吗?」


“你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吗?”

苏沐橙坐在上林苑的大阳台上,一边翻一本旅行杂志。未及盛夏的午前阳光明亮轻盈,带着薄薄热度的风穿过密密的纱窗,撩起她耳边的几缕长发。

‘嗯?有啊。’叶修隔着一张小圆桌坐在苏沐橙对面泡一壶茶。这件事似乎一直都是苏沐橙在做,不过叶修看似十分乐意偶尔换换角色。

他在壶中装上热水后盖上了壶盖,然后拿起桌上一只盛着白沙的玻璃沙漏,一扬手把它倒了过来。

‘等三分钟。’他说。

“你以为是泡面吗?”苏沐橙抬起头来,注视着如流水般倏然滑落的细沙,笑着说道。

‘都是因为你把它放在这儿的缘故啊。’叶修指了指面前的沙漏,‘不计时多浪费。’

这只沙漏是早上苏沐橙带来放在桌上的。

“昨天突然想起来就整了下东西,从一个好久不用的梳妆盒里发现了这个。可是我都不记得有买过这个呀……”苏沐橙说着侧了侧头,然后抬起眼来看叶修,“是你送我的吗?”

听她这么问,叶修便也仔细打量起了这只沙漏。玻璃上隐约有几道纤细的划痕,看起来似乎是有一些年头了。

‘我不记得了啊。不过好像不是我会买的东西?’

“也是哦。”苏沐橙看看沙漏又看看叶修的脸,嗯……确实感受不到任何一致的气息啊。

“偶尔,也送点不是瓜子的别的好吗?”苏沐橙笑着说。

‘送你千机伞模型你也不要嘛。’叶修撇了撇嘴,‘还是把工资卡送你吧?’

“好啊,你工资多少来着?”

‘一千八啊,你不知道?’

“那还是不要了吧,你自己留着买烟吧。”苏沐橙笑了起来,顺手把叶修面前的杯子拿了过来。

“三分钟到啦。”她说着,看着最后一颗白沙落下。

‘我来吧。’叶修倒是没忘记自己的角色,伸手揽过茶壶,探过身,给两个茶杯倒上了茶。

“不过……”苏沐橙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怎么知道它是三分钟的?”

她这才想起来,昨天她找到这只沙漏后,并没有试过它的时间。她只是觉得它似乎很熟悉,却又完全想不出头绪,最后才决定来问问叶修。

‘是啊,我为什么会知道呢……’被苏沐橙一问,叶修也觉得这好像确实是个问题。

他并不记得这只沙漏,但总感觉它身上流淌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时光,好像每一秒都被仔细计算过。

——大概世界上真的有一些不可解的不可思议吧。

这一刻,他们禁不住一起想道。

你相信命运吗?永远不得见,却始终牵引着人生轨迹的某种力量。也许可以战胜,也许令人绝望,但总是神秘到欲罢不能。

比如有些事,你确实就知道。

比如有些人,你一定会遇见。

比如有些地方,你真的很想去。

“其实我想了三分钟,也没猜出来你最想去哪里。”苏沐橙伸手把沙漏又倒了过来。

‘不可能啊。’叶修看着她意味深长地笑道,‘那你可以再想三分钟。’

他说着,拿起杯子,也喝了一口茶。



「-1.如果义正言辞地做出了决定,便只能赌上一切对得起它。」


苏沐橙发现自己站在一间陌生网吧的门前。她环顾街景半晌,也没能找到什么熟悉的印象。

虽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还是很镇定地推开了网吧的大门。网吧嘛,该有哪些际遇始终不是什么难猜的事。

“我找个人。”她目光落在正面墙上的电子钟,跟朝她看来的前台姑娘打了个招呼,便朝里面走去。

工作日上午的网吧并没有很多人,苏沐橙一边走一边看,很快就找到了她要找的人。她笑了笑,朝靠近窗边的一个位子走去。

“你好。”她冲一个刚在一场PK中完胜的少年打了个招呼。

‘……’少年有些诧异地抬起头来,顺便收敛了一下脸上有点得意的神色,‘……你找我?’

“是啊,就是来找你的呀。”苏沐橙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叶修。”

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她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眼前的这个人,她天天都能看见,却又似乎多年未见。

‘啊?’叶修明显猝不及防,他确信自己并不认识眼前这个漂亮到耀眼的姑娘,‘你认识我?’

“是啊,我认识你。”苏沐橙拉过旁边空位的椅子,在叶修身边坐了下来。

‘为什么我不认识你?’叶修皱了皱眉,把椅子往另一边挪了挪,下意识地想拉开和陌生人的距离,‘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啊?”苏沐橙却卖起了关子,“这并不重要,你总会知道的。”

她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叶修脸上不自然的神色,知道他戒心发作,却反而又朝他靠了靠。

“你躲我这么远干嘛?我又不是坏人。”她笑着说。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坏人。’叶修看了苏沐橙一眼,凭良心讲,他也找不出什么理由说服自己相信眼前这个姑娘接近他是有意加害他。更何况容貌确实是具有迷惑性的,即便是自诩对三次元毫无兴趣的叶修少年,也不能狠下心瞬间逃离眼前这个看起来有点神秘,又确实很美丽的姑娘。

“那你要我怎么证明?”苏沐橙换上无辜的表情,一手托腮,侧着头注视着叶修。

‘你……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认识我,我就相信你。’叶修避开苏沐橙的目光,佯装镇定地随手摆弄起了游戏。

“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啊,反而会显得我很可疑嘛。”虽然很想看看叶修更诧异的神情,苏沐橙还是发动了理性的自制,决定不向这个少年做任何关于人生的剧透。

当然她心里还有一点点别的私心。人生是那么玄妙的东西,她不想改变它预留的任何一条伏线,只怕惊动了分毫,便错过了本该属于他们的机缘。

‘你不说,才显得更可疑好吗。’叶修朝苏沐橙投来鄙夷的目光,‘我还要打游戏呢,他们都在等我。’

他边说,边指了指面前的屏幕。

“我也会打游戏哦。”苏沐橙也转头去看屏幕,一边笑着说,“教我打游戏的人特别厉害呢,所以我也打得挺好的。”

‘那还真没看出来。’叶修说得满不在乎,却还是回过头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又朝他靠近了一公分的姑娘。又想起她说的打游戏很厉害的人,免不了有些跃跃欲试。

‘你还不如带那个打游戏很厉害的人来呢。’他一边说一边甩了甩鼠标,‘我也很厉害的,真想和他过过招。’

就好像对游戏这件事充满了由衷的自信一般,少年脸上浮现出了无敌的笑容。

‘可惜他现在来不了啊。’苏沐橙看着那有些熟悉又有些新鲜的笑容,只觉得眼底都漫起了金色的光芒。这个她其实并不认识的叶修,就和她一直认识的叶修一样,到了游戏面前,便是寸土不让的气势。

‘不过,也许你会超过他也不一定。’苏沐橙看起来像是陷入了沉思,‘或者,你如果变得更强,他就也会变得更强?’

“你真的很奇怪诶。”叶修对苏沐橙的自言自语表示了不屑,“看来教你打游戏的人也是个很奇怪的人。”

‘喂喂,不要随便评价他啊,他哪里奇怪了啊。’苏沐橙迅速抛开沉思,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看你这么奇怪,他肯定也挺奇怪的吧。”叶修突然觉得自己也挺奇怪,自从离家出走以来就避免和人过多接触的他,不知不觉就对一个突然闯入自己生活的陌生人说了很多话。

‘你了解他还是我了解他啊!’苏沐橙继续着她的不满,眼里的笑却越来越浓。

“看来你们关系不一般?”虽然年龄和阅历的劣势十分明显,叶修少年还是贯彻着自己的坚持。

‘嘿嘿,是啊。你猜我们是什么关系。’苏沐橙朝少年投去真诚的目光。

“啧,我又不认识你们,你跟我秀什么恩爱。”叶修觉得眼前的姑娘真是没救了。为了和陌生人划清界限,他毅然地随队进了副本。

却不料这个自称打游戏打得不错的姑娘,也颇有兴致地用目光追随起了屏幕里的刀光剑影。

“那我就来看看,是你厉害还是他厉害吧。”

‘随你便。’


“话说,今天不是星期三吗,你不上学吗。”苏沐橙一边看着游戏进展,一边在叶修不怎么忙的时候和他搭着话。

‘哦……我们学校,已经放假了。’叶修吓了一跳,庆幸自己没脱口而出说了实情。

“可是你一看就未成年吧,怎么混进网吧来的?”苏沐橙便也不戳穿。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有时间就该来打游戏,我就是为游戏而生的人。’也许是接受过的说教太多,少年的口吻听起来颇有点赌气。

苏沐橙看着年少的叶修,她知道他刚为自己做了一个决定,他说他的人生等同于对游戏的追逐。可他毕竟只有15岁,有时候虽然能无所畏惧,但有时候放慢脚步,却会无法控制那一瞬间的不安。

苏沐橙回想着她认识的那个叶修,早年的记忆并不清晰,仿佛留在她心里的那个她最熟悉的人,始终都一往无前地追逐着自己心中的愿望。无论是至亲的不解还是挚友的分离,无论是队友的孤立还是战队的驱逐,都不能让他有分毫动摇。

确实,从迈进这间网吧的那一刻起,她便已经察觉出她所来到的时代。有些时间不需要推算,永远都只深深印在心底。只是他们的轨迹在这一刻本不该交汇,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见他。

但是这一刻,苏沐橙看着叶修专注地面朝屏幕的脸上那一抹不易察觉的踌躇,才恍然察觉,原来她要来见的,是一个她不曾见过的人。


一直等叶修随队打完一个副本出来,苏沐橙的目光始终没有从叶修的脸上移开。

‘你要看到什么时候去啊。’因为苏沐橙没有接他最后的话,叶修毫不意外地觉得苏沐橙一定对他发自肺腑的宣言不以为然,‘你要是嘲笑我的话,早晚会知道自己是错的。’

“我没想嘲笑你啊。”苏沐橙觉得心底隐隐就泛起了涟漪,大约是因为从没有见过如此挣扎的叶修。然后她打开手袋翻找了一遍,拿出了一只玻璃沙漏。

“我猜你最近一定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吧。”苏沐橙把沙漏放在桌上,故弄玄虚地说道。

‘……算是吧。’叶修也转眼去看桌上的沙漏,大部分白沙静静地堆在瓶底,其它白沙则随着一道细流缓缓而下。

“那我们来做个游戏吧。”苏沐橙等着所有的白沙都落到瓶底,笑着抬起头来对叶修说,“你只管在心里试着否定自己的那个决定,坚持三分钟试试?”

‘这也能叫游戏吗,太没意思了吧。’叶修挑了挑眉,对这个提议表示了毫无兴趣。

“来嘛来嘛,做完这个游戏,我教你一些有趣的事情?”苏沐橙冲叶修眨着眼睛。

‘呃……’叶修觉得自己又陷入了下意识想拒绝,却又无法拒绝的奇妙心境,最后竟然屈服在了苏沐橙充满笑意的眼神中,‘那好吧,就三分钟啊。我很忙的。’

“好。”苏沐橙说着便扬手倒过了沙漏,“那就开始吧。”

这一刻,她只是觉得,她相信他会为自己,选择最想去的地方。


15岁。它本该只是一个还走在既定过程中的年纪,没有能力,甚至没有权力做出什么重要的选择。可事实上,15岁确实是个自我意识最蓬勃旺盛地开始生长的年纪,这些从精神深处汩汩涌现的个人意志被包围在狭小的空间中,四处冲撞着寻找出口。

所以它充满着不安,充满着纠结的自我质疑与偏激的矛盾处理。大多数人选择无关痛痒的宣泄来寻求摆脱,却有另一些人,固执地要为自己做出选择。

于是他们便注定要过早承受强烈的不理解,和为固执所付出的,在实践验证中花费人生才能得出正误的风险。

只是人生并没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如果义正言辞地做出了决定,便只能赌上一切对得起它。


苏沐橙看着最后一颗白沙坠落,余光扫过叶修还陷在沉思中的面庞。

“时间到。”她伸过手去在叶修的眼前晃了晃,“想好了吗?”

‘想了挺多的。’少年的脸上不出意料地露出了有点疲倦的神色,‘大概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吧。’

“那你要反悔吗?”苏沐橙却只是平静地问道。

‘不反悔啊。’疲倦的神色只那么几秒,叶修很快就已经将它们悉数收起,转而便朝苏沐橙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反悔了的话,是肯定会后悔的。’

“你决定了就好。”苏沐橙说着把沙漏又朝叶修面前推了推,“这个就送给你吧。”

‘好吧。’叶修没有推辞。他伸出手指摸了摸薄薄的玻璃外壳,小心翼翼地又把沙漏往自己面前挪了挪。

白色细沙安静宁谧,全然不知有个少年刚与它许下了一个绝不反悔的约定。


‘你不是说要教我什么有趣的事吗?’叶修突然想起了苏沐橙刚才说的话。

“嗯?是哦。”苏沐橙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还随口给过一个承诺,“你还记得啊。”

‘啊?你骗我的?’叶修瞬间想起来他都还不知道坐在她边上的这个姑娘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没想到你这么好骗。”苏沐橙看着叶修有点生气又有点尴尬的表情,故意开玩笑地说道。

然后她目光落下,伸手便抓起了叶修的右手。

“你的手真好看啊。”她一边把叶修的手背朝自己脸上贴了贴,一边说道。

她被这双手眼花缭乱了十几年,一不小心就看得入神,却好像从来都没有直接说过这句话。

‘你……你干什么?!’叶修被苏沐橙的举动吓了一跳,禁不住耳根有些发烫,只拼命想要抽回手去,却不料右手被抓得更紧了。

“你逃什么呀。”苏沐橙探头到叶修眼前,“你每天打游戏,有好好做手操吗?”

‘哦……倒,倒是听过。’叶修说着往后闪了闪,还在试图把手抽回来。

“那我教你吧。”苏沐橙一边松开叶修的手,一边却用拇指和中指捏住了叶修右手的拇指,“要记住哦,以后每天睡觉以前都要做啊。缓解手指疲劳是很重要的。”

叶修感觉苏沐橙的手指按压过他的皮肤和关节,只觉得自己无法动弹。

“你呀,还会遇到很多人,还要做很多事情,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天赋啊。”苏沐橙一边帮叶修按摩手指,一边喃喃地说着。

——你会遇到很多人,他们或敌或友,都会在你的生命中留下深浅不一的光辉印记。你会遇到很多事情,会有成功的酣畅淋漓,也会有挫折的黯然神伤。但是你想去的地方,只要你还记得它,就一定能够到达。

苏沐橙在这一刻滋生出了无限爱怜。对这个她未曾见过的,也有过迷茫,甚至对处境一无所知的叶修。她想他即使再自信,或许也不会想过,他的这双手真的将会翻飞过一个时代,缔造出传说般的传奇。


“好了,这些是最基本的。”苏沐橙说着终于放开了叶修的手,“还有些别的,你也可以自己上网查。”

‘……’叶修全程保持着沉默,这时终于回过神来,‘看来你好像真的挺在行的啊?’

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这也是那个教你打游戏的人教你的?’

“嗯……是啊。”苏沐橙笑着点了点头,“他教会了我很多事,我最喜欢他了。”

‘那好吧。’叶修有点后悔自己又提了这个话题,他实在是没料到有些人的幸福感能多到逢人就晒也晒不完。

‘那祝你们幸福。’叶修说着站起了身来。

“怎么,你要走了?”苏沐橙说着也站了起来,她和此时的叶修差不多高。

‘嗯,今天的钱花完了。’叶修摊了摊手说道。

“哦,那我和你一起走吧?”苏沐橙把属于隔壁位子的椅子推了回去。

‘随你便。’叶修说着,拿起了桌上的沙漏,朝网吧门口走去。


‘我往这边走。’叶修站在网吧门口,指了指左边。

“那我往这边走。”苏沐橙指了指另一边。

‘你……’叶修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明天还会来吗?’

苏沐橙侧过头去看了看叶修的侧脸。

然后她走到他面前,轻轻地拥抱了他。

“我们还会见面的。”她说。

这个拥抱很短暂,苏沐橙知道,她该回去了。她松开手,朝着刚才自己指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再见。”她朝叶修挥了挥手。

‘再见。’她听见叶修对她说。


苏沐橙想,她一定不会再见到这个叶修了。

但是她心中没有任何惆怅。

因为她知道,生命的际遇如此玄妙,有些人注定无法擦肩而过。而他们,不仅会再见面,还会一起走过——十年乃至一生的时光。



「-1.如果真的有一个过去可以回去,他想他一定,那么想要把哭泣的她搂进怀里」


叶修发现自己站在一道似曾相识的门前,他愣了几秒想分辨眼前是现实还是梦境。然后他摸了摸右边的口袋,找到了一把钥匙。

这是一把有些发黄的银色钥匙,叶修把它举到眼前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它上面的锯齿似曾相识,叶修摇摇头叹了口气。钥匙穿过锁孔,他静静地打开了眼前的门。

窗台的窗帘拉开着一道缝,略有些刺眼的阳光直射进客厅,细小的灰尘漂浮在半空。门边的墙上挂着一本日历,他还记得这是有一次他们参加一个民间组织的比赛时拿到的奖品。

‘这么无聊的奖品谁要啊,早知道不参加了!’那时候他十分不屑。

结果有人却把他挂了起来。

“少年啊,时间才是最宝贵的。”那个人一边挂还一边翻着,“而且你看,每个月的背景都是不一样的花,沐橙一定喜欢。”

叶修的目光只停留了片刻,然后他便换了一双随意散落在门边的拖鞋,走进了这间很多年不曾来过的房间。

进门就是客厅。他看到空落落一张茶几上有一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是一盒退烧药和一板消炎药。一只玻璃杯里盛着浅浅一层水,他伸手摇了摇边上一只热水瓶,空空荡荡。

‘真是不会照顾人啊。’叶修再次摇了摇头,这次要多了很多无奈的意味。他转身进了旁边的小厨房,在电热水壶里盛上水,按下了开关。

望着鲜红的指示灯出了一会儿神,叶修转身出了厨房,晃进边上的洗手间,从架子上拿下一条粉红色印花的毛巾,毛巾已经用了很久,发干后有些刺手。他用冷水把毛巾搓好,掂在手上,终于迈开脚步朝卧室走去。


叶修并不是个思虑繁多的人,特别是那些于生活毫无意义的假设。所以这些年里,关于这件事,他大概也就想过三四遍。

他想,如果有什么过去是他最不愿意回去的,或许就是这个还没有完全热透的夏天了。生活在一瞬间带来的他们从未思量过的钝击,那些再也无法修补的关系和明明写得兴高采烈却已无法再继续推进的剧本,让他无可避免地陷入了混乱。到许多年以后,他已经无法准确回忆起那个夏天的颜色,似乎只剩下了窗帘掩映下的客厅里,弥漫着灰尘的阳光。和她哭泣的表情。一片灰色。

所以他又想,如果他真的可以选择,或许这也是他最想回到的过去。

叶修这样想着,终于走到了床边。棕绷上一张薄薄的竹席,盖着薄毛毯的女孩呼吸有些急促。他看着她脸颊上泛起的潮红和细细的汗水,拿过毛巾擦了擦女孩的脸。

“你……回来了?”浅睡眠中的苏沐橙微微睁开了水雾弥漫的双眼,只朝叶修看了一眼便又沉沉地闭了起来。

“我还……没做饭。”她侧过脸,把半边脸贴在枕席上补充着说道,“你要不叫外卖吧。”

叶修看着苏沐橙微微皱起的眉心,把毛巾放上床头柜,伸手搁在了她的额头上。

好烫。

那始料未及的热度,嗖的一下就从他的手掌,一直活生生烧到心间。

‘烧得这么厉害就不要惦记做饭的事了。’叶修有些条件反射般地收回发烫的手,轻声说道,‘我去给你拿体温计。’

“天还这么亮啊?”苏沐橙却又睁开眼睛来,目光在房间中环游一圈,像是想起了什么,“今天的训练结束得这么早?”

叶修并没有忘记,他知道这个时候他本不该出现在这里。战队确实刚刚进入正式的磨合和集训,他每天都在早出晚归——早上一睁眼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快点出门,晚上则是回来得越晚越好。他在深夜打开冰箱看到她给他留的菜,总会看很久才端出来匆匆热一热。睡前他会去她床边看一看她睡着的样子,尽管没有任何解释。

那时候的他,想着她一定会生他的气,那种故意的逃避如此明目张胆,就只剩白纸黑字说我害怕再看到你哭。但是现在的他仔细想想,会突然觉得也许那个时候她也并不想要见他。他甚至能想象她在这里一个人哭泣,却一次次因为楼道里响起的脚步声而错觉他回来了,然后慌忙擦干眼泪的样子。

他实在估量不出过去的自己有多么不从容,即使他此时此刻听见自己的心跳,告诉他现在的他也并不好到哪里去。

‘你发烧了嘛,我就先回来了。’他为自己说了个谎,不再看她还没舒展开的眉心,翻箱倒柜地找起了温度计。

空气有些沉默,他觉得苏沐橙的呼吸似乎平稳了一点,窗外传来不远处公交车到站时的播报声和楼下孩子们的嬉笑。

‘我记得应该在这儿啊……’仿佛是受不了反衬下的寂静带来的些微尴尬,叶修自言自语着漫无目的地拉开一个抽屉又合上,再接着拉开下一个。

“呵……”苏沐橙听着抽屉拉开又关上的声音轻声笑了出来,“温度计就在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里啊,你有没有仔细看。”

她的眉心终于舒展开了一些,潮红的脸颊却又渗出了薄薄的汗水。

‘哦……’叶修应着声,在苏沐橙说的抽屉里翻翻找找,终于搜出一支水银温度计。他拔出来甩了两下递了过去,‘给。’

“谢谢……”苏沐橙微睁双眼结果叶修手上的温度计,“以前发烧的时候,都是哥哥帮我看温度计的……”

她喃喃地说着。

“我总想抢过来自己看,可是哥哥说他看得才准,怎么可能啊,谁看都是一样的嘛,这下我想让他给我看了,他又不能给我看……”

苏沐橙拿着温度计的手微微颤抖,大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什么,她只是不停地说着,反反复复地,说着那个一直帮她看体温计的人再也不会出现了这件事。

叶修看着苏沐橙,看着她微闭的眼睑下眼看着就要漫出的泪水。

‘那就我帮你看。’他至少很欣慰自己的声音没有颤抖,这些年毕竟不是白过的,他想。虽然他看着她的泪水,心情却终究十年如一日。

‘而且啊,你看我还给你带了这个呢。’叶修说着从左边口袋里,摸出了一只小巧的玻璃沙漏,‘上次你哥说你在一家店外面看一只沙漏看了很久,说想要买给你,我还嘲笑他肯定不敢一个人进女生饰品店。’

后来,苏沐秋还未及真正去买要送给妹妹的礼物,就已经永远不能再实现这个他与自己的约定。

‘如果你想找人帮你看温度计,我会一直帮你看的。不过最好你能不发烧。’

叶修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沙漏,细细的白沙沉落在瓶底,就仿佛时间也停止了流动。

‘三分钟啊,好好量体温。’他把沙漏放在桌上,伸手摸了摸苏沐橙发烫的脸颊,‘我去给你倒个水。’

他看着苏沐橙点了点头,回到客厅拿了水瓶,在厨房冲好一瓶刚烧好的水,转身回客厅混着杯里的凉水倒了半杯。他在茶几边的椅子上坐下,拿起塑料袋里的退烧药仔细看了看疗效和服用方法,才拿起药和水回了房间。

然后他就看见苏沐橙目不转睛地盯着玻璃沙漏里倏然落下的白沙。她刚刚又重新把它倒了过来。

“量好了。”她的声音微微沙哑,朝叶修递来温度计,“你说你帮我看的?”

‘我看我看。’叶修放下杯子和药,接过了苏沐橙手里的温度计。

他把温度计举起来,玻璃管和水银条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刺得他眼睛生疼。

39度2。

“烧得这么高,快点吃药吧。”这盒药也许是今天才开始躺在客厅里的,反正还没有拆过。苏沐橙窸窸窣窣地摸索着坐起来,叶修剥出一颗药来,放在她摊开的手心里。

‘先吃了药睡一觉,要是还不退,我带你去医院。’叶修背转身去拿水,看到还在不停地落着沙的沙漏,‘不过,这只不是你当时看的那只吧?’

“你怎么知道?”苏沐橙说着也转眼又去看,“那天你不在啊。”

‘我猜的。’叶修笑了笑,‘毕竟是不一样的吧。’

那只你最想要的沙漏,或许只有他才能送给你。

“可是这只也很好看。”苏沐橙接过叶修手上的水杯,吃了药,又把水杯递了回来。

“你和哥哥是不一样的,但是……”叶修被苏沐橙突如其来的哭腔吓了一跳,然后苏沐橙就拉住了他的衣角,“但是你可不可以像他以前跟我说过的一样,跟我说,你永远不会离开我?”

“——叶修。”

他想,这可能是才15岁的她,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也是她,第一次对哥哥以外的人,提出要求。

然后就这样,在这连几个三分钟都不到的时间里,要他许下一个有关一生的约定。

彼时的她,那么柔软的心,尝过辛酸苦辣却未谙世事,失去了唯一的血亲,也或许是唯一的依靠。他走进她的生活明明有三年,但是她从未想过要真正依靠他,她对他敞开着可以分享快乐的心扉,关于伤痛,却不曾有过交换。

不知道是因为反正掩饰不住便索性不再掩饰,还是因为不能接受自己竟然对他说了那么仓皇的要求,她终于放下了所有诸如那些他每晚来到她床前时她的不动声色在内的所有伪装,嚎啕大哭起来。

叶修感觉拉着他衣角的那只手脱了力,只觉得脑海一片混沌。他从没听过她这么伤心的哭泣的声音。这几天前的那一年的他也只见过她一个人蜷缩着抽泣的模样,她的无助让他措手无策,他觉得自己渺小到根本无法给她方向,以至于实在找不到安慰的办法,便索性远远逃开。

被现实和回忆交相纠缠的他终于转过了身去,然后坐到床边靠过身来紧紧抱住了脸上已经纵横交错全是泪痕的苏沐橙。

‘哭吧。’他说,‘想哭多久就哭多久,我一直都在。’

叶修就这么任凭苏沐橙决堤般的泪水肆意浸湿着自己的肩头。他并不想责怪年少的自己,如果没有足够的从容去承担,他倒宁愿那个曾经的少年就这样用逃避来冷静自己。这是他们共同面临的成长,他会和她一起,慢慢领悟然后慢慢改变,直到他抛却了所有迷茫和不解,再来向她承诺整个世界。

只是,如果真的有一个过去可以回去,他想他一定,那么想要把哭泣的她搂进怀里。

‘沐橙。’他紧紧地抱着她喊她的名字,‘沐雨橙风的账号卡就在放温度计的抽屉里,来和我一起玩吧。’

他对她发出了邀请,就好像是回应她对他提出的要求一般。她敞开一扇心门邀请他,他当然应该把他要走的未来与她分享。

“嗯。”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终于听到了她,轻声的回答。

你要相信,你的坚强,一定会在你所要去的未来,开出最美丽的花。


直到苏沐橙哭累了,叶修觉得胸前已经被泪水和汗水染湿了一整片。

‘都已经发这么高的烧了,再哭下去真要脱水了。’他拍着苏沐橙的后背说完,让她重新躺回了床上。

‘我再去给你倒点水?’他看了看空了一截的玻璃杯,‘你要不要吃点什么?’

“嗯,饿了。”她的哭腔还没有止住,说话含糊不清,“你想吃什么就帮我也叫一份吧。”

他觉得他这些年,大概真的只为她泡过面,却没有真正下过厨。他觉得有些无奈,想着她曾经为他留在冰箱里的那些菜,惶惶然觉得还欠着很多东西没有还她。

‘不然我做给你吃吧。’他斟酌了一下可行性,觉得太不确定,却还是忍不住说。

“要是伤到了手怎么办,你马上就是职业选手了吧。”苏沐橙虽然被体温烧得神志恍惚,却没有忘了她不能让叶修下厨的理由。

‘那好吧。’他想了想,觉得真的做了也未必能吃,‘那我去楼下买点吃的。’

他站起身来,去客厅倒了半杯水,放在床头柜上。

‘你睡一会儿。’他说,‘买回来了再叫你。’

一个下楼上楼,实在花不了多少时间,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待多久。

“嗯。”苏沐橙答应着,又微微侧过身来,“快点回来。”

‘好。’叶修答应了一声,又看了看苏沐橙微微颤抖的睫毛和依旧泛着潮红的脸颊。

然后他终于转身,走出了这间房间。


窗外的阳光依旧灿烂,空气中漂浮着细密的灰尘,刚刚有一刻压抑到窒息的寂静,却好像散去了一点。

他打开门,朝楼下走去。


街边的餐饮店各式各样,叶修漫无目的地从一间又一间店前走过,接近午饭的时段,来往的食客很多,他也不知道他在找什么。

然后他一转头,就看见街对面有个少年,骑一辆自行车呼啸而过。车篮里装着几个白色的快餐盒,然后他左右看一眼一个急转弯,冲进了他刚刚走出的老旧小区。

他就一直追随着自行车轮旋转而过的轨迹,直到看不见为止。

‘总算,也不是太傻。’他有些自嘲地对着已经看不见了的少年的背影念了一句,想起自己忘了把钥匙带出来,‘本来做个纪念也好啊。虽然也不知道带不带得走。’

他的目光越过沿街店面的屋檐,虽然在这里看不到他刚刚去过的房间,他还是朝那个方向看了几眼。

她的事,就交给你了。

他在心里想着,敢让她为你哭,我饶不过你。

他收回目光,想去摸一根烟,却发现根本没有带。

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他继续朝前走去。



「0.多少巧合和注定,才能走到这里。」


“不过真的很奇怪啊,还是觉得好像是你送我的。”苏沐橙一边把杂志放到桌上,一边伸出手指戳了两下桌上的沙漏,“你是不是失忆了啊。”

她笑着,抬起头来看叶修。

‘质疑我的记忆力不太科学吧?要不要我背一遍常规赛兴欣的比分给你听听?’叶修挑了挑眉说道。

“那它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苏沐橙把双手撑在小圆桌上,下巴搁在交叠的手背上做沉思状。

‘有什么关系,它在这儿就是合理的。’叶修故作深邃。

如果它有过意义,即使忘记了它的存在,也抹不去它曾经用各种方式留下过的痕迹。有些情节或许会改变,有些结局却始终注定。

就比如,他一定会遇见荣耀。

就比如,她一定会随他前行。

还比如,他和她都可能经历过平淡无奇的三分钟。

他看着眼前还在静静滑落的白沙,细水长流一如日常。

那些曾经做过的决定,或许都已经忘记了时间地点,却改变不了它就这样成了人生的拐角,然后一条路一转一折,多少巧合和注定,才能走到这里。

而且,是和你一起。

‘时间到了,想出来了没?’叶修收回思绪笑着看向苏沐橙问道。

“没有。”苏沐橙果断投降,“真不知道你想去哪里啊。”

‘这种问题都能难倒你,真够意外的。’叶修倒过刚刚静止的沙漏,站起身,绕过桌子来到苏沐橙身边。

生活的际遇也好,命运的引力也罢,我们都已经走到了这里,当然不可能再放手。

‘我最想去的地方?’叶修俯下身来到苏沐橙耳边,‘当然是你心里啊。’

“……这还要想吗?你不是早就来了?”苏沐橙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是吗。那真好。’叶修说着侧过头来问,看着苏沐橙扬起的眼角,迎上她的目光,轻轻地吻上了她的眉心。


***

我想为你庆幸,十五岁那年你倔强地没有回头,辗转遇见了你的荣耀。

我想以你为荣,十五岁那年你没有输给悲伤和泪水,决定追赶前方的脚步。

然后我便只能为你们祝福,愿今后,你们共同去往的方向,都能如你们所愿。

接近正午的阳光还在透过密密的纱窗洒进阳台。

那只还在循环往复地铭刻着岁月的沙漏,折射出耀眼的银色,融化进了倏然无声的时光中。


2014/5/5

----------------------------------------

*啊……原来文风真的是会变啊……

  234 14
评论(14)
热度(234)

© 薄荷叶橙味水果糖 | Powered by LOFTER